第三人異議之訴的事由

Q: 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的事由有哪些?

 

A: 第三人異議之訴是指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請求法院宣示不許就該物執行 之判決所提起之訴訟。例如對動產之強制執行,係以債務人佔有動產之外觀事實為標準’用以判斷該 動產為債務人所有,但外觀之事實和實體的事實可能不一致,所以准許第三人基於實體法之權利,以 債權人為被告提起訴訟,請求撤銷執行程序

 

一、第三人異議之訴之意義及必要性

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謂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者,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

如債務人亦否認其權利時,並得以債務人為被告,請求法院為撤銷對該物實施強制執行之判決之訴訟,此即為第二人異議之音斥,日本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四十九條規定: r第三人就強制執行標的物主張所有,及其他足以妨礙標的物之讓與或交付之權利者,應 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o債務人不認其異議為正當者,應對債權人及債務人主張之o J得日本民事執 行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同旨;德國民事訴訟法第七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 r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主張 有妨礙讓與之權利者,應以訴向管轄強制執行地之法院,主張其對強制執行之異議。

\

強制執行僅能依據執行名義對債務人之責任財產為之,不得對第三人之財產強制執行。但因強制執行 著重迅速,且執行法院就執行標的之判定採外觀主義,僅依外觀上事實認定,對是否為債務人所有之 財產,無權從實體上調查,且無正確調查執行之標的物是否屬於債務人責任財產之必要。是以,執行法院既係依據標的物之外觀,或債權人之主張實施強制執行,當然無法避免因外觀事實與實體事實不 一,致對第三人財產為強制執行之危險o然執行對象之歸屬,為實體法上之問題,即令執行違誤,執 行法上並非違法行為,第三人不得依聲請或聲明異議(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 ,或依抗告程序聲明不 符,對第三人權利影響甚大,故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許第三人得訴請撤銷執行程序,以資救濟,之即稱為「第三人異議之訴」。

 

二、第三人異議之訴之事由

第三人就特定執行標的物,須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係指就執行標 的物有所有權,或其他足以妨礙標的物讓與或交付之權利而言266 ‘第三人須有此權利,才得提起異 議之訴。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雖有物權存莓,但強制執行並不妨礙物權人權利行使者,例如地上權、 地役權、永個權、典權、抵押權,尚不因建于權利(所有權)之移轉而受影響,不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67 ;惟如地上權、地役權、永個權、典權本身因強制執行受有妨害時,如就設定權利之不動產 為強制管理,或拍賣後為不動產點交或交付強制執行之情形,貝u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68 0然亦有 學者認為凡第三人對於執行標的物擁有一定之權利,而該權利係因強制執行遭受法律上無忍受義務之 侵害者,即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以資救濟269 ‘是以上開判例提示之權利,似僅為代表性之例示 而已270。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以現實存在之權利為限,若現不存在之權利,縱令將來有實現之 可能271 ‘或其主張之權利係附有停止條件或始期之讓與契約,於其條件成就或期限屆至之前,尚不 發生取得權利之效力272 ‘或僅為預告登記273 ‘並無排除強制執行之效力,僅能證明或僅主張執行標 的物非債務人所有,均不得據以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有下列幾種,分述之:

(一)所有權

債權人就特定標的物之所有權、債權或其他財產權全部強制執行,第三人對於該特定執行標的物,若 主張為其所有或與債務人分別共有或公同共有者,得排除強制執行o惟如債權人僅就特定標的物之所 南權、債權或其他財產權之應有部分強制執行,他共有人或公同共有人,悶不得排除其強制執行。 這章建築物與一般建築物均以原始建造人為所有權,並得為交易之標旬,然因違章建築物依法不得為所有權之登記,其買受人無法循一般所有權移轉登記方式取得所有權,僅認其對違章建築師事實上 處分權而已。倘該違章建築物被強制執行,買受人得否基於所有權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非無爭議。 學者274認為買受人得基於占有權源以自己名義提起本訴;實務上則認為駭違章建築物倘非執行債務 人所原始建造,被執行法院誤予查封者,其買受人仍得代位原始建造所有人提起本訴;倘為執行債務 人所建造,買受人雖買賣在債權人取得債權之先,亦無排除強制執行之權論275。次就違章建築物之 原始建造人而言,倘其本人即為執行債務人,並非為得提起本訴之第三人;買受人為債務人時,違章 建築物建造人本人即有交付其物予買受人之義務,其本人提起本訴,亦無實益,應認欠缺權利保護要件駁回其訴276 ‘唯有執行債務人為其本人及買受人以外之其他人時,始得由買受人代位行使其 原始建造人之所有權提起本訴,以資救濟。因第三人之財產不得為執行之標的物,第三人雖未於強制 執行程序終結前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其所有權或財產權並不因此而喪失,仍得以現占有人為被告, 提起回復所有權之訴,請求返還所有物277 ;惟如拍賣之不動產雖屬第三人所有,但登記名義上所有 人為債務人時,則依土地法第四十三條規定,依土地法所為之登記有絕對效力,而「所謂登記有絕對 效力,係為保護第三人起見,將登記事項賦予絕對真實之公信力,故第三人信賴登記而取得權利時, 不因登記之無效或撤銷而被追奪278汀,在強制執行不動產之情形,如認拍定人有善意取得規定之 適用279 ‘則原所有權人即不得主張第三人異議之訴。

 

(二)以物之占有使用為內容之他物權

質權、留置權有排除強制執行之效力,依民法第八百八十四條、第九百二十八條之規定,均以占有其 標的物為成立及存續之要件。若因強制執行致侵害質權人或留置權人之古有,即無以維持其權利,故 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訟。;惟有學者認為如拍賣擔保物而留置權人得優先受償時,因留置權人之權 利未受侵害,故不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81。權利質權之質權人,對於該權利之扣押命令,因尚難 謂其質權已受侵害,不得提起本訴,但如對於該權利發收取命令、移轉命令,其質權已受侵害亦得提 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82。基於地上權、地役權、永個權、租貨物交付後之租貨權古有使用,不因該不 動產之拍賣而受影響,故第三人有此等權利者,僅能主張標的物拍賣後,其權利對於拍定人依然存在。 但此等權利亦為足以阻止物之交付權利,故如強制管理係以標的物之占有收益為目的之執行,則允許 提起本訴;但強制管理亦得以收取地租、個租或租金方式為之,則無許上開權利人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排除妨礙強制管理執行之必要。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若有典權存在,不問其回贖之除斥期間是否 經過而取得典物所有權,均得對執行債權人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惟此係指典權本身及典權人之占有 使用,因強制執行而受妨礙之情形,如出典人之債權人,僅就典物為禁止出典人讓與其所有權之假扣 押或假處分,或僅就典物之所有權執行拍賣,典權本身不受強制執行之影響者,依民法第九百一十八條之規定,典權人不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o至於假處分之權利人是否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學說及實務素有爭論o如認假處分債權人之債權,具有物權效力者,即認為他債權人對於已假處分之 權利不得再聲請強制執行,再聲請強制執行者,假處分債權人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83 ‘實務上有 採肯定見解284 ;但亦有不同見解者,認為假處分之債權人,並不能排除其他債權人之查封,僅得對 於假處分標的物之拍賣、分配程序,提起第三人之訴以排除之285。另有學者採否認見解286 ‘實務上, 最高法院六十年二月二十日庭長會議決議謂: r債權人就他債權人沒有抵押權之不動產,聲請為禁止 處分之假處分准予執行後,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 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可准許他債權人聲請拍賣該抵押物。J ‘叉最高法院 七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民事庭會議決議(一)謂: r按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假處分,其效力僅 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

(三)占有

占有係對於物有事實上管領之力(民法第九百四十條) ,古有標的物之第三人,若無占有之本權,如地上權、永個權、典權及租質權等權利時,實務上不得提起異議之訴287。惟占有人因受法律保已, 而有使用及收益之權(民法第九百五十二條) ,如因強制執行而受侵害者,如強制管理侵害第三人之 占有,雖占有欠正當權源,本權雖不其對抗力,仍依得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聲明異議。

(四)對於債務人債權之請求權

標的物非債務人所有,第三人對於債務人有取回執行標的物之債權請求權,對於足以影響該物之交付 之執行(如:動產之強制執行及強制管理) ,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以排除強制執行。例如,第三 人因租質、使用借貸或寄託等契約之終止,得請求債務人返還標的物時,如債權人強制執行,第三人 自得提起異議之訴。若標的物為債務人所有,第三人係基於買賣、贈與、租質等之關係,而對債務人 有請求將標的物為交付、給付或移轉登記之請求權者,執行債權人就債務人占有之標的物為強制執行

時,尚難謂有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債權人不得據此債權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88 0

(五)抵押權、

抵押權並不移轉其權利標的物之占有,與其他應移轉古有之擔保物權(如質權、留置權等) ,有足以

阻止債務人為物之交付之效力者不同,亦不得阻止所有權人為所有物之讓與(民法第八百六十七條) , 故第三人對於執行不動產有抵押權,僅能主張就該不動產拍賣中或強制管理中,其權利繼續存在,於

拍賣後就標的物賣得價金或就強制管理之收益,有優先受償之權,不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言吭,以排除 強制執行289。另依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規定: r依法對於執行標的物有擔保物權或優先權 之債權人,不問其債權已否屆清償期,應提出其權利證明文件聲明參與分配。丸,採強制參與分配主 義。有擔保物權人或優先受債權人參與分配後,成為參與分配之債權人,已非第三人,無論其權益是 否受損,均不得提起異議之訴。按第三人異議之訴之原告,須為對強制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

行之權利之第三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 ,其被告則須為債權人。參與分配之債權人雖附從有執行 名義之債權人,但仍屬債權人之一種,故所謂「債權人J ‘應包括聲請執行之債權人,有執行名義聲 明參與分配之債權人,及強制列入分配之債權人。抵押權人既因聲明發與分配,或強制列入分配而成為參與分配之債權人,自不得再以第三人身分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90 0惟對於成為一體始有擔保價 值之標的物之一部執行,將毀損整個標的物之擔保價值時,抵押權人有阻止執行之權利,得提起第三 人異議之訴291 ;例如不動產廠房與廠房內之機器共同抵押,債權人僅就機器為查封拍賣者,將使機 器搬離廠房,將減低或毀損整個擔保物之擔保價值,抵押權人應有阻止執行之權利,故抵押權人得提 起第三人異議之訴292。

(六)信託財產

受託人之債權人對於信託財產不得聲請強制執行(信託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本文) ,受託人之債權人違 反此項規定者,委託人、受益人或受託人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 訴(第二項) ,此時並得準用強制執行法第十八條第二項及第三項之規定,裁定停止強制執行J(第三 項) 0但基於信託前存在於該財產之權利(如信託財產上設定之抵押權)、因處理信託事務所生之權 利(如管理費用)或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仍得強制執行(同法第十二條第一項但書)。早期實務293 認為委託人既已將信託財產移轉給受託人,就對外關係而言,該不動產係屬受託人所有,故如受託人 因負債被強制執行查封,委託人不得主張不動產仍係信託人所有,而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以排除強制 執行294 ;惟近期實務295則許委託人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亦得聲明異議o故早期實務見解之論點與 信託法第十二條規定不同,則自信託法公布施行起,應不再適用。債務人已依信託關係將信託不動產登記為受託人所有後,其債權人不得指封債務人該不動產,債權人應於取得執行名義後,代位行使債 務人之權利,終止債務人(即委託人)與受託人間之信託關係’受託人因而負有將信託財產返還所有 權與債務人之義務,進而代位債務人請求受託人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如受託人拒絕,即應代位債務 人起訴請求,經法院終止信託行為判決確定後,使其財產歸屬委託人(信託法第六十五條) ,辦理 登記而為債務人取得所有權,始得強制執行。如係依信託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信託行為有害於委託 人之債權人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經法院判決撤銷信託行為,信託財產回復為委託人所有後, 債權人自得聲請對之強制執行。

 

 

 

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者,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

強制執行第15條前段定有明文,本條所定第三人異議之訴,以排除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為目的,故同條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係指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終結而言(司法院院字第2776號解釋意旨參照);

復按「執行名義成立後,如有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以裁判為執行名義時,其為異議原因之事實發生在前訴訟言詞辯論終結後者,亦得主張之。」,

強制執行法第14條第1 項定有明文,本條項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係指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終結而言,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進行至執行名義所載債權全部達其目的時,始為終結。

故執行名義所載債權,未因強制執行全部達其目的以前,對於某一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雖已終結,債務人自得提起異議之訴(司法院院字第2776號解釋、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2989號判決要旨參照)。

建物取得所有權之流程

建物取得所有權之流程:

1. 申請建造執照(建照由起造人申請,但取得執照後,仍得申請變更。)
2. 申請使用執照(起造人會同申請)
3. 辦理第一次登記(應提出使用執照等文件申請)
4. 公告
5. 異議 (公告期間內,正當權利人得異議)
6. 公告期滿發權狀
7. 起訴爭執 (登記完成後,如要爭執者,只能以起訴方式解決)

vba 集錦

Set 儲存格範圍 = Selection.SpecialCells(xlCellType.Visible)
Set 儲存格範圍 = Intersect(儲存格範圍I Columns(l)) —–,

For Each 儲存格 In 儲存格範圍
Worksheets(“詳細資料”).Range(“B2″).Value =儲存格.Row.3
Worksheets(“明信片”).PrintOut
Next
End Sub

1.Tool/Macro/Marco
或 按功能區的「檢視」→「巨集」
2.選擇要指定快速鏈的巨集
3.按「選項」
4. 第四步如果輸入大寫’E’的話,就要按住Ctro+E 能執行了。

強制執行法 講義

***強制執行法 緒論部份
補充資料
第一編  緒論
一、強制執行之意義
Q:為什麼要有此一制度?即強制執行之目的?
例:甲與乙訂立買賣契約,約定甲應移轉其名下之不動產,乙應支付甲新臺幣十萬元。
(一)實體法律關係:甲乙之間成立一買賣債權,根據此一債權,甲得向乙請求支付十萬元,乙得請求甲移轉該不動產。
1、通說認為所謂權利,係法律上之力,即法律賦予特定人,用以實現特定利益之力。
2、本例甲所得享有之利益,即受有乙之給付十萬元之利益,而乙所得享有之利益,即受讓甲之不動產。
3、而甲得向乙請求給付十萬元,乙得向甲請求移轉該不動產之所有權,此二請求權即法律賦與甲、乙之力。 (二)權利之實現途徑: 假設甲移轉該不動產於乙後,乙毀約,不願意支付該十萬元。甲雖享有上述權利,卻無法實現!! 甲之解決方法可能如下: 1、私下解決談判、和解、請黑道討錢(有相關民事、刑事責任?!雖然不失為快速之捷徑,但無法解決問題,恐會發生更多問題) 或2、起訴取得確定判決後再請求法院強制執行。
起訴: 1、甲向法院遞狀,該案件即繫屬於該管法院。 2、如合乎一定要件,法院即開庭審理案件,調查證據,並下裁判。 3、設甲取得確定勝訴之終局判決,判決內容係乙應支付甲新臺幣十萬元。 4、如乙願意付錢,事情完滿解決,如乙仍不願意依確定判決付錢,甲應該怎麼辦?
對甲來說,甲取得確定判決後,如乙仍拒不履行,該確定判決直如一張廢紙。 故甲欲求其權利實現,仍有可能依下列方式: 1、私下解決:惟仍應取諸於乙自由意願,如甲以強制暴力相向,雖一時得以實現債權,將衍生相關民事、刑事責任。 2、聲請法院強制執行。強制執行之目的即在滿足債權人之私法上權利。
因現代國家成立,人民將其所擁有之權力交由國家執行(如盧梭,民約論所闡示),由國家獨佔、壟斷、集中行使權力,以集合多數人之力量,對抗對人民之侵犯或實現人民之利益。是以現代國家原則上禁止人民自力救濟,自行實現權利,僅在少數例外的情形下才允許,如民法§150以下規定。 是以上揭案例,甲欲求其權利之實現,應向國家機關聲請強制執行,以滿足其權利。
執行流程概覽
假設案例:
某乙為大公司老闆因生意往來,積欠某甲新台幣三千萬元。甲於決定起訴,要求乙給付上開款項。不過甲因為擔心因為證據尚未蒐集充分尚未起訴,又懼怕乙即行脫產,於是向管轄法院臺中地方法院聲請假扣押裁定,並已經該院准許。
甲在取得上開裁定 (執行名義,強§4)後,發現乙於臺中(甲的家)、臺南、高雄均有不動產,在臺中的家中則擺放有相當價值之古董傢俱,於是以書狀(強§5、6)於99/1/5向臺中地方法院(執行管轄法院,強§7)的民事執行處聲請強制執行,繳交執行費(強§§28、28-2等)並陳報上開財產請求法院執行(執行標的,強§19)。
99/1/6,法院依甲之聲請,除即刻以電子信函方式囑託轄內地政機關查封乙位於臺中之不動產外(強§§11、76、土§75-1)(正式囑託公函後補),同時向臺南、高雄之法院發函囑託執行(強§7IV)。同時該院並要求由甲引導至乙之家中,查封該屋(強§§75ff)及古董傢俱(強§45)。惟因乙之家已有一段時間無人居住,法院便事先命甲於查封期日帶領鎖匠到場,當日由其開啟乙家之大門(強§48),同時法院亦已事先函請當地管區派出所警員配合執行(強§§46、48II)。法院執達員書記官之命,於該屋外大門上張貼封條(強§76),並就屋內古董(強§47)逐一貼上封條,並交由第三人保管(強§59)。執行法院在其他受託法院回函已查封完成後,便依強§132之規定,將該假扣押裁定送達乙,以終結假扣押執行程序。甲此時以其債權已經保全,乙不致於脫產,便對乙提起本案訴訟請求返還欠款三千萬元。
此時,乙的其他債權人丁銀行,因顧慮乙的財務狀況已經惡化,便持之前已取得之確定判決,向同一法院聲請調卷(即上開已終結之假扣押卷)執行(強§33)。 惟丁認上開財產之價值仍不足以清償其債務,但又不知其他財產所在,於是聲請法院調查乙之其他財產(強§19),法院以事務繁忙為由,請丁自行持該假扣押裁定,向稅捐機關調取乙之相關財產資料。丁依法院之命取得上開資料後,發現乙似無其他財產,遂狀請該院命乙到院陳述報告(強§20)。 詎乙於接到通知後,仍未至法院報到,丁並提供事證證實乙有偷渡到大陸跑路的跡象。執行法官為清查乙之財產,便簽發拘票,強制拘提乙到院說明(強§22),然而乙雖然於拘提期日到場,卻仍未對其他財產之去向有所交待,法官即定期命乙提供擔保。然屆期乙仍不提供,法官即因乙顯有逃匿之虞,簽發管收票,將乙管收(強§22、22-1)。
乙於管收期間不幸病死,但執行法院仍續行執行(強§5III)。執行法院認為此處民訴§175不能適用,直接改債務人之名為繼承人即可,並函囑地政機關代辦繼承(強§11IV)。此時乙之唯一繼承人兒子丙(強§4-2),依民§1156向該法院民事庭陳報乙之債權人清冊,由該院公示催告債權人陳報債權,執行法院並因此停止執行(民§1158)。 然而丁銀行認為上開財產不夠清償乙的債務,並查得乙對戊有工程款債權存在,便聲請執行法院追加執行(可!!不影響民§1156之意旨)扣押乙對戊的工程款請求權(強§115),並查封丙之房屋。丙認為不公,就其房屋遭受查封一事,委請律師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強§15),並認為原本執行之財產已足以清償乙的債務,不能再追加扣押第三人債權(強§50),聲明異議(強§12)。
上開催告期間過後,無其他人陳報債權。法院再度重新開始執行程序。 不動產部份:法院即將該不動產送請不動產估價師鑑價(強80)。拍賣動產的部份亦送鑑價,因為古董為特殊物品,一般人不知其價值,得由專業人士鑑價(強62)。 法院於鑑價完畢後,欲將鑑價結果採為底價(動產強§70I、不動產§80),僅將不動產鑑價結果分送債權人及債務人表示意見,但均無意見(強§70II)。嗣將拍賣期日公告(內容:強§§64、81;期日:強§§57、66、82;方式:§§65、84),並將該期日通知債權人及債務人(強§63)。
於拍賣期日,該不動產由A拍定,但A所繳之保證金不足(§強§89),法官遂由宣示由第二高標B得標,詎B未於公告期限內繳款,法院撤銷原拍定,再拍賣(強§90II),於再拍賣期日,由C拍定,C繳足供款後法院發權利移轉證明書(強§97),並囑託塗銷查封登記及抵押權登記,並囑託辦理移轉登記該不動產予C。另定點交之期日(強§99)。 該動產於拍賣期日,D投標,但出價不足底價,當場詢問債權人亦不願承受(§70IV但)。法院再定期日拍賣(強§70IV本後),於該期日該動產拍定(強§70V),在法院交付之後三日,丁發現他古董被拍賣(因為是他所寄放在乙那裡的),遂提起異議(§12),遭法院駁回。丁不甘,再提第三人異議之訴(§15),並聲請就動產停止執行(強§18)。
同時丙亦發現,其實乙早已全數清償債務,遂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強§14),聲請停止(全部)執行程序(強§18),法院亦准許停止。 上開訴訟全部確定:丁勝,丙敗,不動產執行程序重新開始。因為丁勝訴,該動產確定為丁所有,但因動產已交付拍定人,程序不能撤銷,只能將錢發還丁(參照司法院解釋院2776號解釋)。不動產部份因有假扣押執行在前,故將賣得價金提存(強§133)。 此時甲的本案訴訟也已勝訴,甲持該訴之確定判決聲請執行,執行法院亦將其併案(強§33)。又執行法院依不動產之登記謄本已知該不動產上有抵押權設定,便依強§34規定,通知抵押權人陳報抵押債權,並依此陳報做成分配表(強§31)。 分配表做成後,依此發款給所有債權人,不足額清償者發給債權憑證(強§27)。此時它受託法院亦拍賣完成,並將賣得款項解交執行法院,執行法院再做成分配表,定分配期日進行發款。 丁因第三人異議之訴勝訴,故提訴告甲故意指封錯誤(民§184),也認為法院認定上有過失,請求國賠(國賠§2)
強制執行三面關係
(承上圖)1、債權人債務人:如同一開始的案例,債權人對債務人有一定之請求權存在。 債權人應先取得執行名義(詳見下述執行名義之意義說明)。 2、債權人執行法院:債權人持執行名義,向法院聲請執行。 3、執行法院債務人:以強制手段(此強制手段視債權人之請求權為何有所不同)執行債務人之責任財產。
二、強制執行應依執行名義為之(強§4) 強制執行法§4: 「強制執行,依左列執行名義為之:一、確定之終局判決。 二、假扣押、假處分、假執行之裁判及其他依民事訴訟法得為強制執行之裁判…。」依本條宣示以下原則:無執行名義即無強制執行。另強制執行程序僅能依法律所規定之執行名義為之,又稱之為執行名義法定原則。
三、執行名義之意義 1、係表示私法上權利存在及其範圍,債權人得以據以聲請強制執行之公文書。 2、即法院發動強制執行之依據,如欠缺執行名義而仍為執行,此為無效之執行。 3、執行名義之種類規定在強制執行法§4以及其他法律規定裡,如上揭案例中的確定終局判決,或如合乎公證法§13要件之公證書。
形式審查原則:為求及早實現債權人之權利,故強制執行追求效率,概以形式審查為原則,例如: 1、執行機關只須依執行名義上所宣示之權利內容為執行即可,不必探究實際上權利是否存在。 2、執行機關有時亦須認定權利,但只要依形式、外觀判斷即可,此種判斷並且沒有實體上或是終局的效力,例如:欲判斷某動產是否為債務人所有,僅依其占有之外觀判斷即可,以求其效率,否則任由他人爭執,不僅拖延時間,並可能耽誤執行時機。如有人欲爭執該動產為其所有,應另提第三人異議之訴,由實體法院去審理實體法律關係。
現行(民事)強制執行法體系
四、強制執行之種類 (一)依請求權之性質區分:金錢債權請求權與                                         非金錢債權請求權                                         之執行 (二)依執行之對象區分:對人執行與對物執行 (三)依執行之方法區分:直接強制、間接強制                     及代替執行 (四)依執行之程度區分:終局執行與保全執行 (五)依執行之財產範圍區分:個別執行與一般                                             執行 Q:何謂終局執行(又稱滿足執行)與保全執行?(77司) Q:試說明直接強制、間接強制、代替執行之意義。(81高考三級)
執行之種類對應關係
金錢債權之執行
物之交付請求權之執行
五、強制執行法立法主義 (一)當事人進行主義與職權進行主義 (二)優先主義、平等主義與群團優先主義 (三)再查封主義與不再查封主義 (四)承受主義、塗銷主義及剩餘主義
(一)當事人進行主義與職權進行主義 程序之進行是否當事人請求始進行,可分為當事人進行主義及職權進行主義。 1、程序之開始,採當事人進行主義,強§5第1項規定,由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整個程序係由債權人之聲請開始。 2、程序之進行,主要採職權進行主義,如強§60、§103。但§10延緩執行之規定,復又採當事人進行主義。
(二)優先主義、平等主義及群團優先主義。 關於金錢債權請求權之執行,因債務人之財產原則上為其所有債務之總擔保,故強制執行法設有參與分配制度,使多數債權人得加入他債權人聲請執行之程序。 惟,這些債權人之間,對於執行所得之金錢,如何分配,有三種立法主義:優先主義、平等主義及?團優先主義。
所謂優先主義係指:先聲請查封之債權人可較其他參與分配之債權人優先受償之謂。因為先聲請查封之債權人努力的收取其債權,值得嘉獎,而其他參與之債權人僅係利用簡單之程序加入分配,有搭便車之嫌。 所謂平等主義係指:所有的債權人均照其債權之比例分配執行之所得,無優先劣後之區別。此等立法例合乎實體法上之債權平等原則。
所謂群團優先主義:係以參與分配之時間為區別,凡在一定時間內參與分配者,與聲請執行之債權人比例分配,如有剩餘,才分配給在此一時間後參與分配之其他債權人。 評述:因為先聲請查封之債權人,依現行實務,係被要求查明債務人財產,並預先繳納執行費用,並於執行時引導執行法院之人,故其勞心勞力,惟將來之執行成果卻可能由其他的債權人坐享其成,頗不合理。
惟如採優先主義,債務人亦可能與他人勾結,製造假債權先行聲請執行,以獲得優先受償之機會,亦將使真正債權人受害。故多數說以平等主義似較為妥當。 現行立法 多數說認為仍採平等主義,其依據:§32II後段。 少數說認為係採群團優先主義,其依據:§32II前段。
(三)再查封主義與不再查封主義: 1、同一物經查封後,得否再由他債權人查封:可再查封主義,不可不再查封主義,以併案方式處理。 2、現行法:強§33、§33-1、§33-2、§56。 例:甲聲請查封乙土地後,乙就該土地為移轉行為,後丙亦聲請就該土地為查封。 參考法條:§51I、§33

 

***強制執行法本論

補充資料
執行名義之取得
執行名義係執行法院發動執行之依據,聲請執行,必定要先取得執行名義,此為強§4所明定。至於其取得之方式依其種類,大致上有兩種:
(一)以訴訟程序取得:確定終局判決、假執行判決。
(二)由訴訟以外之程序取得:確定支付命令、訴訟上作成之和解、調解、仲裁判斷、假扣押裁定、假處分裁定、拍賣抵押物裁定、本票裁定等等均屬之。
訴訟以外之程序取得執行名義之例 例如:甲提供房屋設定抵押權予乙,以擔保乙對甲之債權,嗣甲無力償還債務,乙遂向法院聲請裁定拍賣該屋(民§873、非訟§72),取得拍賣該屋之裁定,並持該裁定聲請法院執行。法院即查封該屋,並將之拍賣、分配拍賣價金給債權人。 例如:甲將其房屋出租於乙,並辦理該房屋租賃契約公證,於公證書中並約定將來如租約到期,乙仍不返還該屋時,得逕予強制執行。嗣租約到期,乙拒不搬遷,甲持該公證書向法院聲請執行,法院依執行名義內容,依強§124條直接解除乙之占有,歸由甲占有(如換鎖…)。
人的執行名義與物的執行名義
    以執行名義之內容,是針對債務人總體的財產或是個別的財產,可分為對人的執行名義及對物的執行名義。
    案例一:確定終局判決主文:「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一百萬元。」
  原則上,債務人之總財產為其所有金錢債務之擔保,白話來說,即債務人所有的財產將來都要用來清償債權人之債權(變賣或是抵償…),至直清償完畢。上開判決主文所揭示之金錢債務,即是以債務人所有的財產為擔保,是以債權人持該判決聲請執行時,得以選擇債務人任何一種或數種財產執行直至滿足債權。如現在債務人沒有財產,將來債務人取得之財產亦得取償之。

區分人的執行名義與物的執行名義其最主要實益在於:要不要依強§27發給債權憑證。 如同上述,對人的執行名義所宣示的內容係要求債務人以他的財產清償債務,而此不但表示,如果債務人現在有了什麼財產要拿出來還,也表示將來有錢如被發現了也要還。所以如果現在債務人沒有財產,則發給債權人債權憑證,先暫時結束這一次的執行程序,以便將來再持該憑證執行債務人的財產。 至於物的執行名義如下例:
案例二:甲無權占用乙的土地,乙起訴請求法院判命甲返還該筆土地,嗣法院判乙勝訴並獲確定,該終局確定判決則為物的執行名義。 該判決係命甲返還該筆土地,除此之外便再無其他了,所以如果乙以此一確定終局判決聲請法院執行,將來法院依強§124執行完畢後或如果該土地已滅失無法執行,法院不必也沒有必要再依強§27發債權憑證給債權人。
直接依強§27也可以得知,該條文係明白規定「債務人無財產可供強制執行(以清償債務)」或「雖有財產經執行後所得數額仍不足清償債務」,得發給憑證。即可得知,該條僅能適用在金錢債權之請求上,至於像案例二的債權人持那種判決來聲請執行,絕對不會發生符合本條之要件情況的,所以不會適用到本條發給債權憑證。典型的對物執行名義除上例外,還有拍賣抵押物裁定也是。
甲向乙借款新臺幣300萬元,甲並將其所有之A地及其上房屋(下稱A房地)設定抵押權登記予乙,以為借款之擔保。屆期甲未為清償,乙即向法院聲請對A房地為准予拍賣之裁定,並經法院准許。乙乃以之為執行名為,聲請執行法院對A房地為強制執行。試問:若查封標的物無誤,但拍賣結果不足清償全部債務,乙可否就不足清償部份之債權,聲請執行法院發給債權憑證?(95司)
執行名義之種類之一:確定終局判決
依強§4I規定,確定終局判決為執行名義之一種,惟此處之判決種類,基本上限於給付判決(但有例外,參強§130),及一部份的形成判決(參強§131)。
給付判決:判決內容係命為一定之給付者。
形成判決:判決內容係在形成一定之權利義務關係,造成一定的權利變動。
確認判決:判決內容僅在確認一定之法律關係存在與否。
給付判決:如甲乙訂立電腦買賣契約,甲應給付電腦,乙應給付價金。如乙遲未給付價金,甲起訴,聲明法院應判命乙給付新臺幣三萬元,並獲得勝訴判決,該判決即一給付判決。
形成判決:甲、乙、丙分別共有一土地,因協議分割不成,甲訴請法院判命為適當之分割(民§824I、II),後法院判決分割該土地,此一土地分割判決於判決後即造成當事人甲乙丙之間的權利變動,即甲乙丙原本對該整筆土地之應有部份轉而集中落在分得之部份土地上,所以是一種形成判決。其他形成判決,如離婚判決、婚生否認判決等等。
形成判決基本上因為判決一確定即發生權利變動,是以不必請求法院執行,如上面所提到的離婚判決,獲得離婚判決的當事人持之向戶政機關登記即可,不必聲請法院強制執行(不然要如何執行?)。惟強制執行法§131有一個特別的規定,規定如分割共有物判決取得該共有物部份之共有人,得聲請法院執行點交之;如共有人係應受有金錢補償者,並得聲請就補償義務人之財產為強制執行,即拍賣其財產,以拍得之價金清償之。因為實務認為分析該規定可以得知,此類分割共有物之判決,除具有形成判決之性質外,並兼具有給付判決之性質,故得予以強制執行,既此並未與形成判決之本質有所違誤。
如上例,此一判決因同時命令共有人之間應將其應有部份互為交付移轉,此一部份係具有給付判決之性質。故甲得以其分得之土地現遭他共有人占有而請求法院依強§131、§124執行之。 或如法院分割的方法係甲、乙取得土地各一半的面積,而丙應以新臺幣一百萬元補償()。如甲乙不願提出上開金錢,則丙得聲請法院就甲、乙兩人之財產為執行,即拍賣甲、乙兩人之財產為清償。 或如法院分割方法係變賣原共有物,以賣得價金分配各共有人,此時共有人之一均得以該判決聲請法院執行,即將該土地予以拍賣,將賣得價金分配給共有人。
雖然法院的判決為給付判決,但是也有可能不必聲請法院強制執行,舉例如下: 甲欲購得乙之土地,與乙訂立土地買賣契約,乙遲未給付,甲起訴聲明法院判令乙交付該土地並將其所有權移轉登記予甲,後甲果真獲得勝訴判決。(參見強§130) 就本題,乙移轉土地所有權於甲之意思表示(即一法律行為)已經該確定判決擬制成立,所以不必要再予以強制執行。(至於至地政機關登記一事,依土地登記規則§27之規定,得以由甲單獨持該確定判決申請登記,亦不必聲請強制執行。)
請比較民法§758、§759之規定,並分辨下列案例中所為之登記,係為何條文所稱之登記? 1、甲乙訂立土地買賣契約,乙未履行移轉該土地所有權於甲之義務,甲因此起訴,並獲得乙應交付該土地於甲並移轉該土地所有權於甲之判決。後甲持該確定判決向地政機關申請登記。 2、甲乙丙分別共有一筆土地,因協議分割不成,訴請法院分割該土地,後法院為一甲、乙、丙各取得該土地三分之一面積之分割判決,甲嗣持該確定判決申請地政機關登記。 3、甲欠乙新臺幣一百萬元,乙聲請法院強制執行,乙聲請執行甲之土地一筆,嗣經查封、拍賣之程序,由丙拍得該土地,並繳清價金,經法院發給權利移轉證書在案。丙欲持該權利移轉證書申請登記。
執行名義種類之一:假執行裁判
假執行裁判執行名義之不安定性:民訴§395I債務人提出廢棄變更之裁判正本時,執行法院應停止執行,並撤銷已執行但尚未終結之程序。
例:甲執臺灣高等法院得對乙假執行之判決為執行名義聲請對乙強制執行,執行程序終結前,乙對於臺灣高等法院判決上訴經最高法院判決:「原判決除假執行部份外廢棄,發回臺灣高等法院」後,如執行法院繼續執行,乙得否為如何之救濟,請附理由說明之。(95民公)
參考法條:民訴§458、§445(處分權主義)、§395I、最            高法院74年4th民事庭會議決議。
最高法院 74 年度第 4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規定:「假執行之宣告,因就本案判決或該宣告有廢棄或變更之判決,自該判決宣示時起,於其廢棄或變更之範 圍內,失其效力」,如本案判決,已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則原第二審法院准予假執行之宣告,因無所附麗,於廢棄之範圍內已失其效力。原第一審原告既不得再依已被廢棄之原判決聲請假執行,因而原第一審被告為免假執行而供擔保所提存之物,應認其應供擔保之原因已消滅。(本院七十年度台抗字第三一六號裁定參照) 
債務人得供擔保免為假執行:民訴§392II
預供擔保之時點
1、執行程序實施前:SC63年度5th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
2、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SC89年度1st民事庭會議
Q:債權人聲請執行標的為債務人對第三人之權利,如債務人存在於銀行之存款時,提供擔保之時點為何?
Ans:應視法院所發之換價命令為何而定。
最高法院 63 年度第 5 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 決議要旨: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係規定債務人必須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預供擔保,始得免為假執行,茲債務人於債權人提供擔保對其財產實施假執行查封後,始於拍賣前,依判決提供擔保,請求免為假執行,並予啟封,其請求於法不合,應不予准許。 (同甲說)
最高法院 89 年度第 1 次民事庭會議 決議: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規定之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係指執行法院對於債務人強制其履行之行為以前而言。其情形應分別依執行事件之性質定之,例如就執行標的物為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即屬之。本院六十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六十三年度第五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四) ,應予變更。
在假執行執行程序當中,債務人提供之擔保金,所擔保之範圍為何?
依民訴法規定,因訴訟須由敗訴之一方負擔訴訟費用,雖然一般情形下,訴訟費用係由原告預納(民訴§94-1),但在一定之情形下,因為擔心原告將來敗訴時拒不繳納訴訟費用,故有要求原告提出訴訟費用擔保之規定(§96)。將來被告即受擔保利益人,就原告所提出之提存物,與質權人有同一之權利。此為訴訟費用擔保一節規定之由來。(接下頁)

(續上頁) 再來,所有依法令供訴訟上擔保者,視其性質準用訴訟費用擔保一節規定,此規定在民訴§106條。依該條,在假執行程序當中,如債務人提供反擔保,債權人(即債務人提供免假執行擔保之擔保利益人)對債務人所提存之反擔保金,與質權人有同一之權利。 惟上開質權,其擔保之債權範圍為何?有下列兩說: 一、僅擔保因免假執行所受之損害。(SC57年度1st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同院75年度8th民事庭會議決議(二)) 二、亦擔保債權人之本案請求。(學說主張)
最高法院 57 年度第 1 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 決議要旨:金錢債務之假執行,債務人提供擔保免假執行後,被判決敗訴確定,債權人聲請就擔保金執行,惟已有第三人具狀聲明參與分配,此種情形,按債務人所供免假執行之擔保金,係為賠償債權人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僅於債權人請求賠償損害時,債權人始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故仍應制作 分配表為分配。 (同乙說)
最高法院 75 年度第 8 次民事庭會議決(二) 決議要旨:本院五十七年三月十二日民刑庭總會曾決議:「金錢債務之假執行,債務人提供擔保免假執行後,被判決敗訴確定,債權人聲請就擔保金求償,惟已有第三人具狀聲明參與分配,此種情形,按債務人所供免假執行之擔保金,係為賠償債權人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僅於債權人請求賠償損害時 ,債權人始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故仍應制作分配表分配」,就其決議意旨觀之,當僅認以「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為限,始有與質權人同一 之權利,不包括「本案之給付」在內。
某甲向A借款新臺幣200萬元,屆期未還款,經A訴由法院判命如數返還,並宣告假執行。惟A聲請假執行甲唯一價值新臺幣200萬元之財產,甲乃向他人借款提供新臺幣65萬元現款免假執行,嗣並將該唯一財產脫售,得款償還借得之擔保金後即全部花用一空。試答覆下列問題並附理由:(76律) (一)甲提供擔保免假執行後被判敗訴確定,A聲請就擔保金執行,惟已有執行名義之第三人乙,具狀聲明參與分配,此時該擔保金能否由A一人領取,或仍應製作分配表為分配? (二)假如A於當時實施假執行,其新臺幣200萬元之債權,能獲得十足清償,因某甲提供免假執行之擔保金,未能及時實施假執行,致某甲只剩該擔保金可供執行,A得否以此為理由,主張就該擔保金有優先受償之權?
Q:被告於執行法院就標的開始為假執行執行行為後,始提出供擔保之提存證明,執行法院應如何處理?
(假執行)民訴§392:法院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宣告被告預供擔保,或將請求標的物提存而免為假執行。
(假扣押)民訴§527:假扣押裁定內,應記載債務人供所定金額之擔保或將請求之金額提存,得免為或撤銷假扣押。
多數說:依兩條文之比較,可知在法院開始為假執行程序前,被告僅得提供擔保以免除假執行;但是在開始執行行為後,因為沒有像假扣押的條文一樣規定有得撤銷假執行之明文,所以只能停止執行。
(續上頁) 少數說:因為在舊法時代,民訴§392只規定「准被告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預供擔保,或將請求之標的物提存而免為假執行。」但是經修法後,現行法已於§392增列第三項:「…應於執行標的物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為之。」,並刪去原來被告應「於假執行實施前」之要件規定,可見修法原意是認為被告於假執行實施後亦可提供擔保以撤銷執行程序,卻忘記在第2項加上「或撤銷假執行」以資貫徹修法意旨。 (接下頁)
再加上,現行實務多以要求被告提供等同訴訟標的價額之全額擔保,所以,將來債權人若因撤銷假執行致未能滿足本案債權之損害,亦可以受到保障。雖實務見解認為,此時債權人僅於其因未實施假執行所受損害,始有優先受償之權利(如前揭SC57年度1st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見解),而未及於本案之請求,唯如實務仍堅持被告應為全額之擔保,上開優先受償範圍之見解亦有變更之必要,始能達到理論之一貫性。
執行名義種類之一:依民事訴訟法成立之和解或調解
須依民事訴訟法所成立之調解或和解,如民訴§377以下(和解)、§403(調解)。如依鄉鎮市調解條例§27II所成立之調解,須經法院核定,始得作為執行名義,且為強§4I第6款所稱之其他依法律規定得為強制執行名義者。
債權甲與債務人乙(女性),於強制執行中,經推事勸諭和解,乙之夫丙參與和解,約定願負連帶連擔保責任,問甲可否聲請法院逕對丙為強制執行?(71司)
鄉鎮市調解條例§27:「I調解經法院核定後,當事人就該事件不得再行起訴、告訴或自訴。II經法院核定之民事調解,與民事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經法院核定之刑事調解,以給付金錢或其他代替物或有價證券之一定數量為標的者,其調 解書得為執行名義
執行名義種類之一:依公證法§13成立公證書
公證法第13?條第1項
       當事人請求公證人就下列各款法律行為作成之公證書,載明應逕受強制執行者,得依該證書執行之:
一、以給付金錢或其他代替物或有價證券之一定數量為標的者。 
二、以給付特定之動產為標的者。
三、租用或借用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定有期限並應於期限屆滿時交還者 。
四、租用或借用土地,約定非供耕作或建築為目的,而於期限屆滿時應交還土地者。

Q:依強制執行法§4之規定,公證書得為執行名義。試問:有執行名義之公證書,應具備何種法律要件?(91律) Q:甲將其所有土地二筆分別出租於乙、丙,並分別由法院公證人作成公證書載明債務人應逕受強制執行。甲、乙公證內容約定,土地用途供耕作,期限五年屆滿時交還。甲、丙之公證內容約定,土地用途為停放車輛空地,期限五年屆滿時交還。甲將土地分別交付乙、丙後,乙並未耕作使用,僅供堆積廢鐵場地之用,丙擅在土地上搭蓋避風之違章建築物經營攤販買賣,甲於租期屆滿時,請求法院分別對乙、丙為強制執行。問: (一)執行法院能否依甲、乙之公證書合法為執行? (二)執行法院能否依甲、丙之公證書合法為執行? (79司)
Q:公證書僅載明「承租人如不依限給付租金或租期屆滿不交還租賃物(土地)時,應逕受強制執行」,倘承租人或第三人於承租土地上建築房屋,嗣租期屆滿,債權人得否依該公證書聲請拆屋還地之執行? (高院89年座談會民執19採否定說) (執行名義即公證書只有載明「交還」!) Q:承上,如承租人係因兩期租金未付,出租人依民法§441II規定終止租約,出租人得否持該公證書聲請強制執行?
Q承上問題,如承租人將該租賃物轉租予第三人,債權人是否亦得依該公證書對第三人聲請執行? 實務採否定說,理由如下:轉租之次承租人並非公證法§12II所稱之繼受人,因該條所稱之繼受人,係指法律行為繼受人,如承租人之債權受讓人或契約受讓人,或為法律行為人之一般繼受人,如承租人之繼承人;且該次承租人亦非屬為承租人之利益占有租賃物之人。
判例字號: 68年台上字第3691號 要    旨: 按轉租係轉租人與次承租人成立新租賃關係,與租賃權之讓與不同。轉租人與出租人間之租賃關係仍然存在,惟次承租人與原出租人並無直接租賃關係之可言。本件被上訴人將系爭房屋出租與共同被告王某等人,租賃期限固已屆滿,但王某等既將之轉租,被上訴人不得依出租人之地位,對次承租人之上訴人請求返還租賃物。
(70) 廳民二字第 0635 號 法律問題:乙向甲租用房屋,約定租期一年,期滿應交還房屋。契約經法院公證,並 於公證書內載明應逕受強制執行。期滿甲聲請強制執行,發現乙於公證後,將系爭房屋出租與丙,由丙占有使用,執行法院能否逕對丙執行 ?六十一年臺高院法律座談會與六十五年臺中高分院法律座談會,見解相歧,特再提出討論。
(續上頁)司法院第二廳研究意見: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公證書除當事人外,對於公證書作成後,就該法律行為,為當事人之繼受人及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標的物者亦有效力。所謂「就該法律行為,為當事人之繼受人」,應指繼受公證法律行為之權利人或義務人而言。所謂「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標的物者」,應指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之利益而占有者而言。依本題所示,丙向乙轉租房屋,雖在甲乙租賃契約公證之後,惟丙並非繼受甲乙租賃行為之權利或義務之人,亦非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之利益而占有,乃係為自己之利益而占有,自無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執行法院不得逕對丙強制執行。同意研討結果採甲說。
發文字號:(72) 廳民一字第 0118 號 法律問題:房屋所有人出租房屋,與承租人訂立定期契約,並約定應於期間屆滿時交還房屋,經向法院請求公證,載明應逕受強制執行。茲承租人如在租期屆滿之前,未經出租人之同意,將該房屋轉租或分租與第三人,出租人於租期屆滿時,經向該第三人請求交還房屋被拒絕,出租人乃以其公證書作為強制執行名義,聲請法院對該第三人強制執行交還房屋,法院可否准許?
(續上頁)司法院第二廳研究意見: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公證書除當事人外,對於公證書作成後,就該法律行為,為當事人之繼受人及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標的物者,亦有效力。所謂「就該法律行為,為當事人之繼受人」者,應指繼受公證法律行為之權利人或義務人而言。所謂「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標的物」者,應指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之利益而占有者而言。(本廳七十年八月卅一日(七十)廳民二字○六三五號函)。本題次承租人占有租賃物房屋,乃係為自己之利益而占有,自無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二項之適用。本件研討結論採甲說,核無不當。
民國 80 年 2 月 00 日司法院第五期公證實務研究會 法律問題:出租人甲與承租人乙訂立房屋租賃契約,租期十年屆滿時交還房屋,並由甲同意乙將該租賃物轉租與第三人丙,可否請求載明承租人於租期屆滿,不交還房屋時,應逕受強制執行之公證? 丙說:甲同意乙轉租乃契約條款之一,契約主體仍為甲、乙二人,如合乎公證法有關規定,自可就該租約請求公證,並為(舊)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一項「逕受強制執行」之約定,惟該公證書之效力不及於丙。 研討結論:採丙說。 司法院民事廳研究意見:同意採丙說。
Q甲將房屋一棟出租予乙,約定:租期一年,每月租金新臺幣5萬元應於每月一日給付,租期屆滿時應返還租賃物,逾期不為返還應另給付違約金。甲、乙請求公證人作成公證書載明:乙於租期屆滿未返還租賃物及違約未返還租賃物應付之違約約金均應逕受強制執行。嗣因乙積欠租金總額達二個月以上,經甲限期催告並終止租約後,乙拒不返還該屋,甲執該公證書為執行名義聲請返還租賃房屋及給付違約金強制執行。請附理由說明執行法院就返還租賃物及違約金強制執行之聲請得否准許?(95民間公證人考試)
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524號判例 要    旨: 兩造所訂之公證租約,僅載上訴人如有違約應給付違約金等語,既不能逕依該公證書證明上訴人確有違約,則上訴人應否給付違約金,自無從遽行斷定,顯與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四款所定之執行名義,須以依公證書可證明債權人得請求給付一定數量之金錢等為限之情形不符,即不得率就違約金予以強制執行。 上開判例說法,似乎認為違約金的部份因為未能確定給付範圍,根本不能開始執行。惟實務作法認為,如債務人對違約之事實不爭執,仍得強制執行,但如債務人否認違約,則不能逕依公證書執行。(司法院編印,法院辦理民事執行實務參考手冊,頁99)
最高法院76年度台抗字第177號裁定 要    旨: 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第四款、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所定之執行名義,須以依公證書可證明債權人得請求給付一定數量之金錢等為限。故必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時,其請求已確定存在始可。如公證租約僅載債務人不履行給付租金或違約金,應逕受強制執行。既不能逕依該公證租約證明債務人確有積欠租金或違約情事,債務人對於應否給付租金或是否違約,復有爭執。即屬實體上應予斟酌之問題。執行法院無從遽行斷定債權人之請求確定存在。尚不得率就租金及違約金予以強制執行(參看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五二四號判例)。
執行名義種類之一:拍賣抵押物裁定
民§873:「抵押權人,於債權已屆清償期,而未受清償者,得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就其賣得價金而受清償。」
非訟事件法§72:「民法所定抵押權人、質權人、留置權人及依其他法律所定擔保物權人聲請拍賣擔保物事件,由拍賣物所在地之法院管轄。」
法院審理此一非訟事件僅依形式審查即可。
法院依非訟事件法§72所作成之拍賣抵押物裁定,係典型的對物執行名義,前已述及。依該裁定法院只能拍賣該抵押物,不可以執行該抵押物以外之物,且拍賣後取得之價金就算不足以清償債權人之債權,也不可以發給債權憑證。

雖然拍賣抵押物裁定以拍賣抵押物為原則,不及於他物,但是有下列例外存在: (一)民法§862I(從物、從權利) (二)民法§877I、§862III後段(設定抵押權後    抵押人增建物) (三)民法§866II、III、§877II、§862III後段    (設定抵押權後第三人增建物) (四)民法§877-1(抵押物存在必要權利併付拍    賣) 有上列情形存在時,法院不必再另為拍賣抵押物之裁定,即可對抵押物以外之物(如上開所舉條文所稱之增建物)為查封、拍賣。
拍賣從物 民法§862:「抵押權之效力,及於抵押物之從物與從權利。」 民法§68:「I非主物之成分,常助主物之效用,而同屬於一人者,為從物。但交易上有特別習慣者,依其習慣。II主物之處分,及於從物。」 例如:甲在自已房子的後院裡,搭建一棟車庫。該車庫如具有自已的出入口,並具結構上的獨立性時,即成為一獨立物,但是因為其作用係在輔助甲之主要建物之用,所以是該房子之從物。
在上例,假設甲在蓋好車庫之後,將房子設定抵押權於乙,嗣甲於債權到期未清償,乙聲請法院拍賣該屋,此時,因該車庫為抵押權效力所及,法院得將該車庫一併拍賣,乙得就屋+車庫賣得之價金得優先受償。 至於如果該車庫係在抵押權設定之後始落成,是否仍在乙之抵押權效力範圍內,則有爭議。多數說著眼於主物、從物一併拍賣時經濟效益最大,是以認為該車庫仍屬抵押權效力所及,少數說認為原則上為效力所及,但是如果將影響其他債權人之債權時,應例外的認為效力所不及,但抵押權人於實行抵押權時,仍得將之併付拍賣,僅就該車庫賣得之價金無優先受償之權。
拍賣抵押物之從權利之例子: 甲以A土地設定抵押權於乙,而該A地原先對B地有使用的地役權存在,則乙對A地之抵押權,尚包括該A地所有權的從權利—地役權。將來抵押權人聲請拍賣該A地的抵押權時,同時亦及於A地對B地的地役權,可以一併拍賣,乙對於該地役權賣得之價金,有優先受償之權。
併付拍賣:民法§877I、§862III後段、民法§866II、III+§877II諸規定
根據這些規定,抵押物以外之物雖然不是抵押權之效力所及,但抵押權人仍然在合乎這些規定的條件下,聲請法院將該物拍賣,惟就該物之拍賣所得不能優先受償。
例(一):甲以其土地一筆設定抵押權於乙,後甲於該土地上興建一棟房子。(民§877I之案型)
例(二):甲有一公寓位於頂樓,甲將該公寓設定抵押權於乙後,甲於屋頂陽台另建一結構上具獨立性,且另有獨立之出入口之違建。(民§862III後之案型)
例(三):甲將其土地一筆設定抵押權於乙後,甲將該土地出租於丙,並同意丙於該地上興建房屋。(民§877II+§866II、III之案型) 例(四):甲將其位於房屋設定抵押權於乙後,甲將該屋出租於丙,並同意丙於該之屋頂搭建一具有使用上及構造上獨立性之新屋。(民§877II+§862III、866II、III之案型) 上述四例當中,乙均得聲請法院就後來所增建之房屋查封、拍賣,僅其就拍賣所得之價金無優先受償之權。
建物(房屋)之增建物判斷流程: 先判斷是否為具使用上、結構上獨立性: (1)如否,則為附屬物,為抵押權之效力所及; (2)如具使用上、結構上獨立性而為獨立物,則繼續判斷是否為從物,如為從物,則為抵押權效力所及; (3)如非從物,則視其是否為設定抵押權後由抵押人或其所同意之人所興建; (4)如是,則可拼付拍賣民§877; (5)如否,則只能依民§876來處理。
民法§877-1(抵押物存在必要權利強制併付拍賣)
本條係指抵押物存在所必要之權利,如租賃權或地上權,與民§862所指之從權利係不同之概念。
例如:甲提供其地出租於乙,乙於該地上興建房屋一棟,並將該屋設定抵押權於丙以擔保丙對乙之債權,嗣乙屆期無法清償債權,丙取得拍賣該屋之裁定,並據以聲請法院強制執行。
民§426-1與民§877-1似有衝突?
民§426-1:「租用基地建築房屋,承租人房屋所有權移轉時,其基地租賃契約,對於房屋受讓人,仍繼續存在。」似認為基地租賃契約已法定移轉,如此是否仍須規定要將該基地租賃權將制併附拍賣?

執行名義之種類:拍賣質物裁定
民§893:「質權人於債權已屆清償期,而未受清償者,得拍賣質物,就其賣得價金而受清償。」
非訟事件法§72:「民法所定抵押權人、質權人、留置權人及依其他法律所定擔保物權人聲請拍賣擔保物事件,由拍賣物所在地之法院管轄。」
依民§893及非訟§72規定,質權人得自行拍賣質物或聲請法院裁定拍賣質物。

執行名義種類之一:本票裁定
票據法§123:「執票人向本票發票人行使追索權時,得聲請法院裁定後強制執行。」
非訟事件法§194:「I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所定執票人就本票聲請法院裁定強制執行事件,由票據付款地之法院管轄。II二人以上為發票人之本票,未載付款地,其以發票地為付款地,而發票地 不在一法院管轄區域內者,各該發票地之法院俱有管轄權。」
法院作成本票裁定亦以形式審查即可。
本票裁定之特點: (一)向法院聲請本票裁定不同於起訴,不能中斷時效,必須在取得裁定後向法院聲請執行,始能中斷時效。 (二)取得裁定並非取得判決,故不能依民§137延長時效(請見下述)。 (三)非民訴§529所稱之起訴,法院裁定假扣押後,如法院依債務人之聲請命債權人起訴,此一起訴方式不包括聲請本票裁定。
執行名義上所載請求權之時效問題
消滅時效:因一定期間不行使權利,致其請求權消滅的法律事實。除斥時間:以形成權為客體。
時效完成之效果:民§144。
時效之中斷:指一定的事由發生,而產生時效重新起算之情形。
時效中斷之事由規定在民法§129。
時效中斷之效果規定在民法§137。

民§144: I時效完成後,債務人得拒絕給付。 II請求權已經時效消滅,債務人仍為履行之給付者,不得以不知時效為理由 ,請求返還;其以契約承認該債務或提出擔保者亦同。 民§129: I消滅時效,因左列事由而中斷: 一、請求。 二、承認。 三、起訴。 II左列事項,與起訴有同一效力: 一、依督促程序,聲請發支付命令。二、聲請調解或提付仲裁。三、申報和解債權或破產債權。四、告知訴訟。五、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
民§137: I時效中斷者,自中斷之事由終止時,重行起算。 II因起訴而中斷之時效,自受確定判決,或因其他方法訴訟終結時,重行起算。 III經確定判決或其他與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所確定之請求權,其原有消滅時效期間不滿五年者,因中斷而重行起算之時效期間為五年。 立法目的:因短期時效之目的之一,在於防止止因債權人遲不行使請求權,使權利存否狀態不明確;惟該請求權既經判決確定,其權利之存在與否已相當明確,自無再適用短期時效之必要,因此統一延長為五年。
例如:甲於91/1/1撞傷乙,乙依法對甲有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依民§197I,其消滅時效係自請求權人知賠償義務人時起算兩年,是為短期時效。假設乙當場即知為甲所撞傷,依上開條文,自該日起,乙之請求權將於兩年後,即93/1/1日時效完成。設乙於91/3/1日起訴請求賠償,此時依民法§129,時效中斷進行。假設該訴並於92/1/1經判決確定,依民§137,應重新起算時效,再依該條第2項,重新起算之時效成為五年,即97/1/1日才是新的時效完成日。乙必須在新的時效完成日前,持該確定終局判決聲請執行(民§129),以中斷時效之進行,於執行終止時重新起算時效。以後重新起算的時效,則統統都是五年。
某甲以本票裁定、確定之終局判決、及在執行法院成立之和解為執行名義,其原有請求權之消滅時效不滿五年者,是否均應延長為五年?(77年司法官)
執行名義效力之限制
強§4II、III:「執行名義附有條件、期限或須債權人提供擔保者,於條件成就、期限屆至或供擔保後,始得開始強制執行。  執行名義有對待給付者,以債權人已為給付或已提出給付後,始得開始強制執行。」
(一)此處條件係指「停止條件」而言:
例如債權人對債務人及普通保證人起訴請求清償,保證人行使民法§745之先訴抗辯權,判決主文除判令「債務人給付若干元」外,就普通保證人部份判決「前項強制執行無效果時,被告OOO應給付之。」 (白話即是如債務人給付若干元之部份強制執行無效果時,同為被告之○○○應給付該若干元的意思。)該判決中所稱「前項強制執行無效果時」,即是對普通保證人為執行之停止條件。
(二)執行名義附期限,指附有「始期」者。 例如:判決主文載明「債務人應於○年○月○日給付債權人新臺幣若干元。」 (三)執行名義須債權人提供擔保,實際上亦為執行名義附條件之一種,只不過是以「債權人提供擔保」做為條件。 例如:假執行裁判或假扣押之裁定通常會訂定債權人提供若干擔保後,得為假執行或假扣押的條件。
(四)須債權人為對待給付之執行名義 債權人須同時為對待給付之執行名義,例如:對待給付判決為一著例。當訴訟中被告為同時履行抗辯時,法院如認為抗辯成立,於判決時在主文中將此一抗辯一併記載成「被告於原告給付新臺幣100萬元時,應將A地之所有權移轉於原告。」,即為對待給付判決。 Q:對待給付之部份得否為執行名義? 有對待給付之執行名義如為判決時: 針對上開舉例對待給付判決中「原告給付新臺幣100萬元」之部份,被告得否以之聲請法院強制執行? 通說:該記載僅係執行法院得以開始強制執行之條件而已,非訴訟標的,無既判力亦無執行力,故不得據以聲請執行。
有對待給付之執行名義如非屬於判決時,如訴訟上和解、調解、或是依公證法§13所成立之公證書,如兩造當事人互為讓步而成立對待給付時,兩造均得據以聲請強制執行。 例:甲向乙買受機器一部,請求公證人作成公證書,其上載明:乙應於民國93年11月10日將該機器移轉交付於甲,甲應同時給付價金20萬元。屆期雙方均未履行,甲、乙均以該公證書為執行名義,依其內容,分別以他方為債務人而聲請強制執行,試問,執行法院對甲、乙之聲請應如何處理?
Q:甲向乙買受建地一筆,經請求公證人作成公證書,載明:乙應於民國(下同)93年11月10日將該建地交付並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與甲,甲應同時給付價金300萬元與乙,否則均應逕受強制執行。惟屆期雙方均未為履行,甲、乙於同年月12日以該公證書為執行名義,依其內容,分別以他方為債務人而聲請強制執行。試問:執行法院對甲、乙之聲請應如何處理?(93民間公證人考試)
執行法院應以形式審查方式認定條件是否成就、期限是否屆至、是否已提供擔保、債權人是否已為給付或提出給付。但如果當事人就該限制是否完成之實體內容,有所爭執,應由當事人另行訴請裁判認定之,此時如執行法院依形式審查,已得以認定條件已成就,似仍得開始強制執行。
執行事件之管轄
強§7:「I強制執行由應執行之標的物所在地或應為執行行為地之法院管轄。
II應執行之標的物所在地或應為執行行為地不明者,由債務人之住、居所、 公務所、事務所、營業所所在地之法院管轄。
III同一強制執行,數法院有管轄權者,債權人得向其中一法院聲請。
IV受理強制執行事件之法院,須在他法院管轄區內為執行行為時,應囑託該他法院為之。」
第7條第I項所稱「執行標的物所在地」:如動產、不動產所在地;執行標的若為債務人對第三人之金錢債權,如債務人對銀行的存款債權,實務見解以第三人之住所地為標的物所在地,以該地之法院為管轄法院。 例如:乙欠甲新臺幣100萬元,甲並取得判命乙給付新臺幣100萬元之確定終局判決。假設乙對高山銀行臺南分行有50萬元之存款債權,並且在臺中市一筆土地,甲欲對該兩筆財產為執行,試問,甲應向何法院聲請強制執行?
Q:依確定之終局判決,甲對乙有金錢債權500萬元,乙有二筆土地,一在基隆市,另一在高雄市,甲為實現其債權,乃聲請查封拍賣該二筆土地。試問甲應向何地之法院聲請強制執行?(91司法四等執達員) Ans:依§7III規定,甲得向基隆地方法院及高雄地方法院,選擇其中一法院聲請執行,並依§7IV請求該法院囑託另一不動產所在地之地法院執行。
執行當事人
執行當事人,指執行程序上的債權人及債務人,執行債權人原則上等於實體法上的債權人,執行債務人原則上等於實體法上的債務人,不過有時後並不儘然。
例如:乙、丙、丁係連帶債務人,甲取得乙、丙、丁應連帶給付甲新臺幣100萬元之確定判決,假設甲僅聲請法院對乙強制執行。
根據該確定判決,在實體法上,甲為債權人,乙、丙、丁均為債務人,惟甲僅聲請對乙強制執行,故在該強制執行程序上,僅甲為執行債權人,乙為執行債務人。
例如:甲向乙借款新臺幣一百萬元,甲並覓得丙提供其所有之土地一筆,設定抵押權以擔保乙對甲的借款債權。設甲屆期不清償該借款,乙取得法院准許拍賣該土地之裁定,並持之向法院聲請執行。 在本例,甲為借款債權之債務人,乙為債權人,此二人為實體法上的債權、債務人,丙則為提供擔保物之物上保證人,丙並非債務人。惟在執行程序上,乙、丙始為當事人,即乙為執行債權人,丙為執行債務人。
概念區分 1、執行當事人:指在執行程序上之權利人及義務人,也就是執行債權人及執行債務人。 2、執行當事人能力:即得於執行程序為當事人(執行債權人、執行債務人)之資格。原則上,依強§30-1準用民訴§40之規定,判斷之,但有例外。 3、執行行為能力:即得於執行程序為合法有效之執行行為之資格。
民事程序上的當事人能力 1、民訴§40: 「I有權利能力者,有當事人能力。     II胎兒,關於其可享受之利益,有當事人能力。     III非法人之團體,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者,有當事人能力。     IV中央或地方機關,有當事人能力。」 2、民§6 :「人之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 3、而欠缺當事人能力之效果:依民訴§249(見下頁)應駁回。 4、強§30-1:「強制執行程序,除本法有規定外,準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所以執行程序上的當事人能力其判斷要件及效果依民事訴訟法規定定之。
民訴§249I:         原告之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法院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情形可以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先命補正:         一、訴訟事件不屬普通法院之權限者。         二、訴訟事件不屬受訴法院管轄而不能為第二十八條之裁定者。         三、原告或被告無當事人能力者。         四、原告或被告無訴訟能力,未由法定代理人合法代理者。         五、由訴訟代理人起訴,而其代理權有欠缺者。         六、起訴不合程式或不備其他要件者。         七、起訴違背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百六十三條第二項之規定,或其訴訟標的為確定判決之效力所及者。
例如:某甲預立遺囑,將其所有的財產遺贈給心愛的小狗小P,則於甲死後: (一)依民§16,此一遺贈行為不能成立。因為小狗不是人,沒有權利能力,此一法律行為欠缺當事人; (二)如在甲生前,乙欠甲新臺幣100萬元,甲並已取得執行名義。若甲死後,鄰人丁為小P撰寫聲請狀,以小P為執行債權人,請求法院強制執行,亦屬欠缺執行當事人能力,法院應依強§30-1準用民訴§249I第3款規定駁回此一聲請。
執行當事人死亡之處理
依民訴§40及民§16,死亡之人因無權利能力,故亦無訴訟法上之當事人能力。
如起訴時當事人即已死亡,法院應依民訴§249I第3款駁回起訴。(也就是一開始就應該以繼承人之名義起訴或被訴)
依民訴§168以下,在訴訟程序進行當中,當事人死亡時,則有訴訟程序停止及訴訟承受之規定,經承受後,當事人即已變更為承受之人。
Q:至於執行債務人死亡,應如何進行? 強§5III:「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者,得續行強制執行。」可見如在執行程序當中債務人死亡,不影響程序之進行,不用準用民訴訴訟停止之規定。但是因為執行程序上,有些時後仍須債務人配合為一定行為,故仍須有債務人角色存在,因此,仍應由一定人來承受原先債務人於執行程序上的地位,例如,繼承人、遺囑執行人或遺產管理人,如果都沒有,還可以依強§5IV來選任特別代理人。 如果債務人在聲請執行時即已死亡,應如何處理?
司法院司法業務研究會第三十七期 法律問題:法院為准許拍賣抵押物裁定並合法送達後,債務人死亡,債權人未查,仍以債務人名義聲請強制執行,可否准許債權人更正執行債務人為繼承人? 甲說:強制執行程序之當事人,須有當事人能力。有關執行當事人能力,強制執行法並未規定,應準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即有訴訟當事人能力者,有執行當事人能力。對無當事人能力之債務人所為之執行行為,應屬無效,亦無從准其更正當事人,執行法院應駁回債權人之聲請。 乙說:債權人既執有合法成立之執行名義,且已繳納執行費,宜准其更正,方能省時經濟。 研討結論:拍賣抵押物裁定係對物之執行名義,不注重當事人特性,本題採乙說。 附帶決議:執行名義係確定判決時,亦採乙說。
執行程序當中,如執行債權人死亡,則因無類如強§5III之規定,故應準用民訴規定停止執行程序,待繼承人、遺囑執行人或遺產管理人來承受。如欠缺此等人承受,法院得選任特別代理人。 實務則有不同見解,似不必停止執行程序,但仍須找人來承受執行程序。 如聲請執行之當時,執行債權人即已死亡,應如何處理?
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 三、關於第五條、第五條之一部分:      (一)債權人之聲請,不合程式或有其他欠缺而可以補正者,應定相當期間通知補正。      (二)強制執行開始後,債權人死亡而無繼承人承認繼承時,其遺產於清償債權並交付遺贈物後,如有賸餘,歸屬國庫,故仍應繼續執行。      (三)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者,除債務人之繼承人為限定繼承或繼承人全體拋棄繼承,僅得對其遺產續行強制執行外,若其遺產不足清償債務時,債權人對於繼承人自有之財產,亦得聲請強制執行。
合夥於訴訟及執行程序有當事人能力
基本上,獨資係個人提出一定財產以經營事業,而合夥係由二人以上提出一定財以經營事業。在實體法上,該獨資或合夥均屬出資人之財產,並無一獨立之人格,無權利能力,本應不具有程序上的當事人能力。惟實務通說為求簡便,將合夥認定為民訴法§40III的非法人團體,認為有當事人能力。所以在訴訟實務上,通常其裁判當中當事人一欄之表達方法如下:
(1)於獨資商號的情形:
原告(被告)    OO商號即OOO(姓名)
(2)於合夥商號的情形:
原告(被告)   ○○商號
代表人         ○○○(姓名)

判例: 41年台上字第1040號 要旨: 某某影業社僅為上訴人獨資經營事業之名稱,而與民法上之合夥組織有別,無從認為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三項之非法人之團體,自無當事人能力。原判決列某某影業社為當事人,而以上訴人為其法定代理人,於法顯有未合。
會議次別: 最高法院 66 年度第 9 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決    議: 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為各合夥人連帶責任之發生要件,債權人求命合夥人之一對於不足之額連帶清償,應就此存在要件負舉證之責(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四○○號判例)。此與保證債務於保證契約成立時即已發生債務之情形有間,故在未證實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債務之前,債權人對於各合夥人連帶清償之請求權,尚未發生,即不得將合夥人併列為被告,而命其為補充性之給付。況對於合夥之執行名義,實質上即為對全體合夥人之執行名義,故司法院院字第九一八號解釋「原確定判決,雖僅令合夥團體履行債務,但合夥財產不足清償時,自得對合夥人執行」。是實務上尤無於合夥(全體合夥人)之外,再列某一合夥人為共同被告之理。
執行當事人之確定—當事人適格之判斷
原則上:依執行名義上的記載,即依形式審?原則審查。
判例63年台抗字第376號:「 強制執行事件之當事人,依執行名義之記載定之。應為如何之執行,則依執行名義之內容定之。至於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有無執行名義所載之請求權,執行法院無審認判斷之權。」
例外:執行力之擴張的情形,§4-2

依執行名義判斷當事人之原則的例外—執行力擴張的情形
強§4-2  (執行名義之主觀效力) I執行名義為確定終局判決者,除當事人外,對於左列之人亦有效力:         一、訴訟繫屬後為當事人之繼受人及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之標的物者。         二、為他人而為原告或被告者之該他人及訴訟繫屬後為該他人之繼受人,及為該他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之標的物者。 II前項規定,於第四條第一項第二款至第六款規定之執行名義,準用之。
在執行名義屬於確定判決的情形: 1、上揭條文所稱「訴訟繫屬後為當事人之繼受人」意義如下: A、一般繼受人:「指自然人死亡或法人消滅後,繼承其權利義務而未於訴訟中承受訴訟者。」 (如果在訴訟當中出現繼承人承受訴訟的情形,該繼承人即因承受而成為該訴訟的當事人,如將來勝訴了,該勝訴判決上所載的當然就是該承受訴訟人,就可以對之聲請執行,也不用再適用本款。本規定係為了,在何等情況下,可以允許對執行名義所載之當事人以外之人強制執行,也就是說在什麼條件之下這些原非當事人之人具有當事人適格。)
(1)自然人死亡時: a、債權人死亡,除專屬權利外,訴訟中亦未發生承受訴訟,於判決確定後債權人的繼承人、遺產管理人等,雖非執行名義上所載之債權人,但均可持該確定判決聲請法院執行。 B、債務人死亡,就其私法上的義務,能否對繼承人執行,應視繼承之樣態而定。
繼承態樣及其債務人適格
Q:就執行名義之效力言,遇有下列情形,執行程序是否繼續進行?以及應對何人之財產執行?試分別解答,並簡述其理由: (一)執行程序開始後,債權人死亡,其繼承人為概括繼承時。 (二)同上情形,債權人死亡後,為無人承認之繼承時。 (三)執行程序開始後,債務人死亡,其繼承人為限定繼承或繼承人全體拋棄繼承時。 (四)同上情形,債務人死亡後,其繼承人為概括繼承時。(74律考節錄)
民§1156及§1156-1均有規定繼承人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之義務。 民§1157:「I繼承人依前二條規定呈報法院時,法院應依公示催告程序公告,命被繼承人之債權人於一定期限內報明其債權。 II前項一定期限,不得在三個月以下。」 民§1158:「繼承人在前條所定之一定期限內,不得對於被繼承人之任何債權人償還債務。」 Q:在上開法條所定之公示催告期限內,法院應否停止強制執行?
發文字號:(75) 廳民二字第 1252 號 法律問題: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其繼承人即向法院呈報為限定之繼承,執行程序應否停止﹖ 司法院第一廳研究意見:按民法第一千一百五十八條規定,繼承人在於同法第一千一百五十七條所定公示,催告程序之公告期限內,不得對於被繼承人之任何債權人償還債務。揆其法意,係因繼承人為限定繼承後,遺產與繼承人之固有財產分離而獨立,為使繼承債權人公平受償,必須為遺產之清算,以公示催告命被繼承人之債權人,於一定期限內報明債權。如許期限屆滿前為清償,務將無法達到公平受償之目的。故此項規定,不僅於繼承人為清償時,受其限制,即強制執行亦同受限制。本題債務人死亡後,其繼承人即向法院呈報限定繼承,除債權人之債權具有優先權,因其執行結果並不影響繼承人之公平受償,得予強制執行外(參照民法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條但書規定),執行強序應予停止。研討意見應以甲說為主。
(2)法人合併時:法人因合併而消滅者,其權利義務由合併後存續或另設立之公司承受,該公司即為原公司之一般繼受人,有執行當事人適格。 B、特定繼受人:指受讓訴訟標的或訴訟標的物之人。 甲、受讓訴訟標的之人具當事人適格EX債權之受讓人 乙、受讓訴訟標的物之人依實務見解:61台再186例,在某些情形下為既判力所及。又學說及實務通說均認為,既判力之主觀範圍等於執行力之主觀範圍,故受讓訴訟標的物之人,如為既判力所及將亦為執行力所及,將具有執行當事人適格。
61年台再字第186號判例:「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第一項所謂繼受人,依本院三十三年上字第一五六七號判例意旨,包括因法律行為而受讓訴訟標的之特定繼承人在內。而所謂訴訟標的,係指為確定私權所主張或不認之法律關係,欲法院對之加以裁判者而言。至法律關係,乃法律所定為權利主體之人,對於人或物所生之權利義務關係。惟所謂對人之關係與所謂對物之關係,則異其性質。 (續接下頁)
(接上頁)前者係指依實體法規定為權利主體之人,得請求特定人為特定行為之權利義務關係,此種權利義務關係僅存在於特定之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倘以此項對人之關係為訴訟標的,必繼受該法律關係中之權利或義務人始足當之,同法第二百五十四條第一項亦指此項特定繼受人而言。後者則指依實體法規定為權利主體之人,基於物權,對於某物得行使之權利關係而言,此種權利關係,具有對世效力與直接支配物之效力,如離標的物,其權利失所依據,倘以此項對物之關係為訴訟標的時,其所謂繼受人凡受讓標的物之人,均包括在內。本件訴訟既本於買賣契約請求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自係以對人之債權關係為其訴訟標的,而訴外人某僅為受讓權利標的物之人,並未繼受該債權關係中之權利或義務,原確定判決之效力,自不及於訴外人某。
例如:甲因出租其房屋於乙,乙屆期不返還該屋,甲起訴並取得確定勝訴判決; (一)設甲係請求乙依租賃物返還請求權返還A物。 (二)設甲係依所有物返還請求權訴請返還A物: 如此時,甲於訴訟繫屬後將其兩請求權其中之一或全部讓與丙,甲依民訴§253仍能繼續為訴訟,此時係屬於訴訟標的之繼受的情形,如丙未為訴訟承受,當事人仍為甲,將來丙依民訴§401亦為執行名義之既判力所及,自為執行力所及,丙將來得依該確定判決請求法院對乙執行。
上例當中假設乙將該屋(即訴訟標的物!!應分辨)讓與給丁,此時依上開68台再186判例之見解,如甲係以租賃物返還請求權(即對人之關係即債權請求權)起訴而取得勝訴判決者,將來不能持該確定判決向丁請求執行。但如甲係以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即對物之關係即物權請求權)起訴而獲勝判決者,則該判決之既判力及於丁,將來甲可以執之向丁請求執行。
執行力擴張之阻卻
例如:甲起訴,請求法院依民§767之規定,判令乙返還其所有物A古董,於訴訟繫屬當中,乙將該物訴與予善意之丙。
因甲起訴請求之請求權為物之請求權,為對物之關係,依68台再186判例見解,於甲勝訴後,該判決之既判力將及於嗣後受讓該訴訟標的物即A古董之丙。但是在本例,因為依民§801+§948之規定,丙得以有效取得該古董之所有權,此一實體法上對善意第三人保護的規定,並不因訴訟法上的規定而受影響,因而阻卻既判力及執行力的擴張。因為之所以要讓既判力能擴張至後手,依通說乃係因為公平起見—不要因為標的物輾轉轉讓,而使債權人受到需一再以新取得標的物之人為被告,而一再之起訴之不利益。惟在涉及交易安全之保護時,通說則認為,此時債權人之利益應對此一公益作出讓步,因而認為善意第三人得以終局的取得所有權。
民§801:「動產之受讓人占有動產,而受關於占有規定之保護者,縱讓與人無移轉所有權之權利,受讓人仍取得其所有權。」 民§948:「以動產所有權或其他物權之移轉或設定為目的,而善意受讓該動產之占有者,縱其讓與人無讓與之權利,其占有仍受法律之保護。」
2、強§4-2所稱:「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之標的物者。」
須專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之利益而占有該標的物者,如係為自已的利益而占有該標的物者,不能擴張執行名義之執行力於該人。
為自已之利益而占有標的物之例,如承租人、質權人。
為當事人之利益而占有標的物之例,如受寄人。此種人因非為自已之利益占有標的物,使之為判決效力所及亦無妨。
另,占有輔助人(學徒、受僱人)的情形,亦為效力所及。

例如:甲起訴,請求法院依民§767之規定,判命乙返還甲所有之古玉A,於訴訟繫屬當中,如(1)乙將該物設定質權於丙,並交由丙占有;或(2)甲將該A古玉寄放於丁銀行保管箱當中。依上述,當甲勝訴後,並不能持該確定之勝訴判決聲請就丙所占有之古玉A為執行,但是在(2)的情形中,可以對丁銀行執行,因為丁銀行與乙之間之立一寄託契約,丁銀行為受寄人,係為了寄託人乙之利益而保管該古玉A。
例如:甲與乙訂立房屋租賃契約,並依公證法§13條規定於公證書載明逕予強制執行,嗣乙將該物轉租於丙,如甲於租約到期後,持該公證書聲請對丙執行返還該屋,依實務見解,即不應許可。因次承租人丙既非乙租賃關係之繼受人,亦非為承租人之利益,而係為自已利益占該房屋之人,自不為該公證書之執行力所及。
3、強§4-2所稱:「為他人而為原告或被告者之該他人及訴訟繫屬後為該他人之繼受人,及為該他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之標的物者。」該條文所稱之該「他人」:
指就他人之實體法上利益,有以自已之名義起訴或被訴,實施訴訟權利之情形,而該判決之利益歸屬於該他人。
該他人即所謂的「實質當事人」;為他人而從事訴訟之人即為「形式當事人」,即於訴訟程序出現而為當事人之人。
以上的情形稱之為「訴訟擔當」,民事訴訟法或其他的法律有時會有此類規定,明定將訴訟實施權交由他人來實施以遂行訴訟,此又與訴訟代理權有所不同。 例如:甲對乙有一筆100萬元的金錢債權,甲起訴請求法院判命乙給付100萬元,於起訴後,甲將該債權讓與於丙。 在本例,依民訴§254規定「訴訟恒定原則」,係為不使訴訟程序因標的轉讓所生當事人之更迭,造成訴訟程序不安定,走走停停,因此規定,訴訟標的之移轉於訴訟並無影響,意即指訴訟仍繼續進行,原當事人仍無變更,甲仍得續為原告。 (接下頁)
(續上頁)此時,本來實體法上的債權,已因甲將該債權讓與於丙,債權人已成為丙。但因此一條之規定,債權人丙之訴訟實施權,即為原告之權能,仍暫由甲來行使,此即為法定的訴訟擔當的一種。甲為「為他人而為訴訟之人」,丙即為該「他人」。 其他的例子,如民訴§64規定,參加人承當訴訟時,該參加人即為訴訟擔當人,成為形式上的當事人,原被輔助的當事人即因脫離訴訟,已不再是當事人,該脫離訴訟之人,將來雖非該判決上所載之當事人,但仍為其效力所及。 其他,尚有民訴§41選定當事人、或代位訴訟等情形皆是。
民訴§254第1項:「訴訟繫屬中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雖移轉於第三人,於訴訟無影響。但第三人如經兩造同意,得聲請代當事人承當訴訟。」 民訴§41:「I多數有共同利益之人,不合於前條第三項所定者,得由其中選定一人或數人,為選定人及被選定人全體起訴或被訴。 II訴訟繫屬後,經選定前項之訴訟當事人者,其他當事人脫離訴訟。 III前二項被選定之人得更換或增減之。但非通知他造,不生效力。」
民訴§64:「I 參加人經兩造同意時,得代其所輔助之當事人承當訴訟。 II參加人承當訴訟者,其所輔助之當事人,脫離訴訟。但本案之判決,對於脫離之當事人,仍有效力。」 民§242:「債務人怠於行使其權利時,債權人因保全債權,得以自己之名義,行使其權利。但專屬於債務人本身者,不在此限。」 例如:甲對乙有一筆金錢債權100萬元,乙對丙亦有一筆金錢債權100萬元,今乙怠於行使其權利,甲便代位起訴,聲明「丙應給付乙新臺幣100萬元,並由甲代位受領。」此時,起訴之原告甲即為「為乙訴訟之人」將來如甲取得確定勝訴判決,該判決之效力亦及於乙,因此將來乙亦得持之聲請執行。
破§75     破產人因破產之宣告,對於應屬破產財團之財產,喪失其管理及處分權。 27年上字第2740號判例 要    旨: 破產人因破產之宣告,對於應屬破產財團之財產喪失其管理及處分權,關於破產財團之訴訟即無訴訟實施權,其喪失之管理及處分權既由破產管理人行之,此項訴訟自應以破產管理人為原告或被告,當事人始為適格。
民§821                各共有人對於第三人,得就共有物之全部為本於所有權之請求。但回復共有物之請求,僅得為共有人全體之利益為之。 本條亦屬於訴訟擔當之一種,得由共有人之一取得原屬於全體共有人之訴訟實施權,以自已之名義請求第三人返還,但其必須係為共有人全體之利益為之始可,亦即如其以自已名義起訴,聲明須寫明:「請求將該共有物返還於全體共有人」之意旨。 84年台上字第339號判例 要    旨: 各共有人對於第三人,得就共有物之全部為本於所有權之請求,但回復共有物之請求,僅得為共有人全體之利益為之,民法第八百二十一條定有明文。倘共有人中之一人起訴時,在聲明中請求應將共有物返還於共有人全體,即係為共有人全體利益請求,無須表明全體共有人之姓名。
關於合夥的執行名義應如何執行?
   民§681:「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時,各合夥人對於不足之額,連帶負其責任。」
合夥於訴訟程序上,有無當事人能力,亦即得否以合夥為原告或被告?實務見解認為有當事人能力,如前揭41臺上1040判例所示。
Q:以合夥為當事人之執行名義,如確定終局判決,在執行完合夥財產後,仍不足清償債務時,得否依民§681,持該執行名義對合夥人為執行?實務見解認為可以,如院字第918號解釋。學說亦有認為,該合夥係為全體合夥人起訴或被訴,亦為訴訟擔當之一種,故對合夥確定判決,其效力自應及於合夥人(強§4-2I)。

1、院 字第 918 號解釋:來呈所述原確定判決,雖僅令合夥團體履行債務,但合夥財產不足清償時 ,自得對合夥人執行,合夥人如有爭議應另行起訴。 2、判例字號: 23年上字第2966號:「以命商號履行債務之確定判決為執行名義時,固得就號東財產為強制執行,惟執行標的物之所有人否認為號東,而依確定判決之意旨其人是否號東亦欠明瞭者,自非另有確認其為號東之確定判決,不得對之執行。」 3、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二、(四):「確定判決命合夥履行債務者,應先對合夥財產為執行,如不足清償時,得對合夥人之財產執行之。但其人否認為合夥人,而其是否為合夥人亦欠明確者,非另有確認其為合夥人之確定判決,不得對之強制執行。」
對於合夥人補充性給付義務之認定
民§681:「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時,各合夥人對於不足之額,連帶負其責任。」
如債權人持對合夥之執行名義,聲請逕對合夥人之財產執行?得否准許?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1400號判例:「民法第六百八十一條規定,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時,各合夥人對於不足之額連帶負其責任。是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為各合夥人連帶責任之發生要件,債權人請求命各合夥人對於不足之額連帶清償,自應就此項要件之存在,負主張並舉證之責任。」

依上開院字第 918 號解釋可知,必須在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債務時,才能就合夥人之財產為執行。故如債權人逕行聲請就合夥人的財產為執行,依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1400號判例之意旨,法院應諭請負舉證責任之債權人,提出得以證明「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債務」的證據,由執行法院依形式審查原則審查。經提出相關形式證明已足以證明不足清償者,如合夥人仍有爭執,此因屬於合夥人補充責任是否成立的前提要件,為實體事項,應依強§14之規定,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以資解決。
Q:甲執有乙(合夥)商店應給付貨款新臺幣50萬元之確定判決,主張乙商店已倒閉無財產可供執行,提出管區警員證明,並以丙、丁、戊係乙商店合夥人,持該確定判決,聲請對丙強制執行,試附理由析述下列各題: (一)法院對於甲之聲請,可否准許? (二)若丙主張伊非合夥人,而甲提出丁戊證明書主張其為合夥人。執行法院以丙既對是否為合夥人有爭執,裁定駁回甲強制執行之聲請時,甲可否依強制執行法§14-1II規定提起許可執行之訴?如可提起,應如何提起? (89司法官(二))
Q:合夥商店A(代表人甲)因欠乙新臺幣1000萬元,經法院判決命A商店如數給付判決確定。乙查得A商店合夥人為甲、丙、丁三人。 (一)乙可否執該判決,逕對甲、丙、丁之固有財產聲請強制執行?於此情形應如何處理? (二)如丙否認其為合夥人時,執行法院有無調查丙是否為合夥人之權限?如法院認丙為合夥人,對丙強制執行時,丙可循如何之途徑救濟? (三)如法院認丙非合夥人而駁回乙關於對丙之強制執行時,乙可尋如何之途徑救濟? (91民間公證人考試)
Q:A、B、C三人合夥於台北市開設甲百貨行,甲與設於桃園市之製造商乙簽訂經銷商契約,約定由乙提供甲商品,為確保乙之債權,甲提供A所有座落台中市之土地一筆設定新臺幣(下同)100萬元最高限額抵押權予乙,並合意由台灣桃園地方法院為管轄法院。歷四年會算結果,甲共積欠乙貨款80萬元未清償,經乙催告甲仍不履行,乙乃聲請法院裁定准許拍賣抵押物,並據以聲請強制執行。 (一)下列情形,法院應如何處理?試附理由說明之。 1、乙以甲及A為債務人,向台灣桃園地方法院聲請強制執行。 2、拍賣結果,若僅得款五十萬元時,執行法院就不足之額可否依乙之請求發給債權憑證?若乙發現甲百貨行對丙有三十萬債權時,可否請求法院對丙發扣押命令,扣押甲對丙之債權? (二)如A主張伊已非甲之合夥人,且甲亦未欠乙貨款,況依乙之主張,其貨款請求已罹於時效,自不得對伊強制執行時,A可否主張伊非債務人聲明異議?有否其他救濟途徑?(92司法官考試)
強制執行客體
即執行之標的:債務人之責任財產及債務人之人身。
金錢債權之強制執行

物之交付請求權之執行
行為不行為對執行

Q:何謂責任財產?下列各項得否作為責任財產? (一)債務人之扶養請求權。 (二)債務人之薪資請求權。 (三)公務員請領退休金之權利。(95關稅財務) Q:關於金錢請求權之強制執行,債務人為中央或地方機關或依法為公法人者,對於債務人管有之公用財產及非公用財產可否為強制執行?請說明之。(96司法四等執達員)

 

 

 

***強制執行本論—程序之進行、救濟
補充資料
程序進行概論
圖示如下(係參閱喬律師著,強制執行,頁3-6):
執行開始要件之審核流程
圖示如下(參閱林洲富,實用強制執行法精義,頁46):

強制執行法§6:        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應依左列規定,提出證明文件:        一、依第四條第一項第一款聲請者,應提出判決正本並判決確定證明書或各審級之判決正本。        二、依第四條第一項第二款聲請者,應提出裁判正本。        三、依第四條第一項第三款聲請者,應提出筆錄正本。        四、依第四條第一項第四款聲請者,應提出公證書。        五、依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聲請者,應提出債權及抵押權或質權之證明文件及裁定正本。        六、依第四條第一項第六款聲請者,應提出得為強制執行名義之證明文件。        前項證明文件,未經提出者,執行法院應調閱卷宗。但受聲請之法院非係原第一審法院時,不在此限。
1、債權人持確定訴訟費用額之裁定,該裁定雖屬強§4第1項第2款之執行名義,惟除提出裁定正本外,另須提出確定證明書。 2、債權人持拍賣抵押物、質物裁定聲請執行,應提出下列文件: (1)裁定正本。(2)債權證明文件:如借據。(3)物權(抵押權)證明文件:如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他項權利證明書。(4)拍賣抵押物裁定合法送達證明文件或確定證明書。 3、債權人持本票裁定聲請執行者,該本票裁定、裁定正本合法送達債務人之證明(或確定證明書)及本票原本。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92 年法律座談會民事執行類提案 第 1 號 法律問題:債權人以執票人就本票聲請法院裁定准許強制執行之民事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債務人強制執行,債權人除提出民事裁定及裁定已合法送達債務人之證明(或確定證明書)外,是否尚須提出本票原本,執行法院始得據以強制執行? 乙說:按票據具無因性、提示性、繳回性,是票據上權利之行使與票據之占有不得分離,亦即必須占有票據以提示方式,始得行使票據權利,故縱然以票據取得執行名義後,因清償、轉讓或其他原因喪失票據之占有,無法或拒絕提出票據於執行法院,即屬法定要件之欠缺, (續下頁)
(接上頁)是以本票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者,除應提出該裁定正本及該裁定已合法送達債務人之證明外,並應提出該本票原本,以證明聲請人係執票人而得行使票據權利,不得僅以該 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是以本票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者,除應提出該裁定正本及裁定已合法送達債務人之證明外,並應提出該本票原本,以證明聲請人係執票人而得行使票據權利,不得僅以該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況且,本票准許強制執行之民事裁定,僅具執行力,而無與確定判決之相同效力(既判力),自無從比照該確定終局判決、和解、調解、支付命令、經法院核定之鄉鎮市調解,而無須提出票據原本。
司法院司法業務研究會第四十九期研究專輯 第 3 則 法律問題:准許拍賣抵押物之裁定未經宣示,亦未合法送達相對人時,法院得否受理執行? 乙說(否定說):實行抵押權而聲請法院裁定許可拍賣該不動產時,應列現不動產所有人為相對人,最高法院七十四年度臺抗字第四三一號判例及八十七年臺抗字第三一一號裁定意旨可參。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五條、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項及第二百三十八條前段規定,訴訟裁定應以宣示或送達之方式對外發表,始生效力。準用同一法理,拍賣抵押物之非訟裁定,若未經宣示或送達,亦未發生效力。又執行名義已否送達,亦即是否有執行力,涉及強制執行開始之要件問題,執行法院有調查認定之權責。 研討結論:採乙說。
執行程序之障礙
1、債務人破產
2、債務人成立破產法上的和解
3、公司重整
4、債務人經依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開始更生或清算
例:甲持有對乙本票裁定,聲請法院執行,查封乙之惟一財產房屋一棟,嗣在執行過程中,乙因其他債權人聲請破產,並經法院裁定破產宣告。 因甲對乙的本票債權乃在破產宣告前所成立之債權,依破產法§98,係破產債權。又依§99,破產債權非依破產程序,不得行使,故本件本票債權之執行程序不能再進行。此一破產宣告即所謂的執行障礙事由。依實務作法,即將此一執行案件報請終結,並移併於破產程序。假設該執行案件已進行查封程序,則執行法院應發文地政機關塗銷原查封登記,並同時發文(即同次但不同文號)請地政機關接續以破產案號為查封登記。如該件查封之物已拍定,則不必再撤銷該拍定,拍定人將來仍可取得該物之所有權。法院應將該物拍得之價金交由破產管理人,再由其依破產法處理即可。
破§98:「對於破產人之債權,在破產宣告前成立者,為破產債權,但有別除權者,不在此限。」 破§99:「破產債權,非依破產程序,不得行使。」 消債條例§28:「對於債務人之債權,於法院裁定開始更生或清算程序前成立者,為更生或清算債權。     前項債權,除本條例別有規定外,不論有無執行名義,非依更生或清算程序,不得行使其權利。」 消債條例§48:「法院裁定開始登記更生程序後,就債務人之財產依法應登記者,應通知該管登記機關為登記。     法院裁定開始更生程序後,對於債務人不得開始或繼續訴訟及強制執行程序。但有擔保或有優先權之債權,不在此限。」
乙銀行對甲取得拍賣抵押物之執行名義,丙銀行對甲取得100 萬元支付命令之執行名義。 (一)乙對甲所有為抵押標的之不動產聲請強制執行,甲否認乙對之有抵押關係存在,隨即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之訴。若甲同時聲請定暫時狀態之處分,禁止乙行使其抵押權,法院應如何裁定?假設法院為定暫時狀態之處分裁定後,執行法院應否停止執行?(10分) (二)乙對甲所有為抵押標的之不動產聲請強制執行,丙就甲對丁之薪資聲請強制執行,甲對丁薪資之3 分之1 經執行法院發扣押命令,再發收取命令。嗣甲聲請進行更生程序,經債務清理法院裁定開始更生程序,甲未向執行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執行法院應否停止執行?(15 分)(97司法官)
強制執行之費用
一、意義
(一)執行費:§28-2+民訴法§77-27+司法院92年7月9日院台廳民二字17708函,已經加徵7分之1,變成5000元以上按標的金額或價額之千分之8徵收。
(二)參加分配費用:§28-2II
(三)實施執行所須費用中的必要費用:因實施強制執行所支出之費用,有些因係程序所不能欠缺者,被認定屬必要費用(強§28I);有些屬共益費用。前者如強§11III、IV之登記費用、拍賣公告的登報費等,後者如債權人提起撤銷詐害訴訟之訴訟費用。
二、預納與負擔
(一)負擔:§28I(二)預納:§28II(三)效果:§28-1
三、收取及受償次序:§28I、§29,優先於任何債權!!
強§28-2 (執行費)     民事強制執行,其執行標的金額或價額未滿新台幣五千元者,免徵執行費;新台幣五千元以上者,每百元徵收七角,其畸零之數不滿百元者,以百元計算。      前項規定,於聲明參與分配者,適用之。      執行非財產案件,徵收執行費新台幣三千元。      執行人員之食、宿、舟、車費,不另徵收。      關於強制執行費用,本法未規定者,準用民事訴訟費用有關之規定。 民訴§78     訴訟費用,由敗訴之當事人負擔。 執行費由債務人負擔。
強§28     強制執行之費用,以必要部分為限,由債務人負擔,並應與強制執行之債權同時收取。     前項費用,執行法院得命債權人代為預納。 強§28-1      強制執行程序如有左列情形之一,致不能進行時,執行法院得以裁定駁回其強制執行之聲請,並於裁定確定後,撤銷已為之執行處分:     一、債權人於執行程序中應為一定必要之行為,無正當理由而不為,經執行法院再定期限命為該行為,無正當理由逾期仍不為者。     二、執行法院命債權人於相當期限內預納必要之執行費用而不預納者。
強§29     債權人因強制執行而支出之費用,得求償於債務人者,得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九十一條之規定,向執行法院聲請確定其數額。     前項費用及其他為債權人共同利益而支出之費用,得求償於債務人者,得就強制執行之財產先受清償。 *本條第1項所稱之「支出之費用,得求償於債務人者」,該費用即指強§28I所稱之由債務人負擔之執行必要費用及執行費。
Q:債權人取得執行名義之費用,得否依§29優先受償?例如,甲對乙起訴,預納訴訟費用3000元,後甲取得確定終局勝訴判決,該判決主文中除宣示乙應賠償甲新臺幣若干元外,並宣示被告乙應負擔訴訟費用3000元。 取得執行名義之費用非於實施執行程序上所發生之費用,故必非強§28I所稱之執行必要費用。又此係債權人為自已的利益而取得,亦非強§29II所稱之共益費用。 甲就該訴訟費用不能優先受償。
Q:試述執行名義之種類,債權人依各類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應提出何種證明文件?如未經提出者,執行法院應如何處理?(92執達員) Q:債權人聲請對債務人之特定土地房屋為強制執行,俾能受償金錢債權。執行法院依法將該特定土地房屋為查封後,通知債權人向不動產鑑定機關繳納鑑定費用。債權人拒絕繳納鑑定費用。問:執行法院應如何處理? (92律師檢覈)
強制執行之停止
強§18    (執行之停止)
    強制執行程序開始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停止執行。
   有回復原狀之聲請,或提起再審或異議之訴,或對於和解為繼續審判之請求,或提起宣告調解無效之訴、撤銷調解之訴,或對於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提起抗告時,法院因必要情形或依聲請定相當並確實之擔保,得為停止強制執行之裁定。
立法意旨:因為上述事由發生時,都可能有翻盤的機會,因此使當事人有聲請停止之機會,將來當真翻盤時,也不會因為執行程序已經終結而有所遺憾。

*得為停止執行裁定之法院:受理回復原狀之聲請、或受理異議之訴的法院、受理抗告之法院等,包括第三審法院在內,因為若非此些受理訴訟或抗告之法院,不能了解是否真有停止執行之必要。 *22年抗字第303號判例:「第三人提起之執行異議之訴,審判未確定前應否停止執行,由受訴法院酌量情形定之,執行法院並無酌定之權。」
強§18以外,其他法律規定停止執行之裁定
一、訴訟程序中所為之裁定,經抗告或再抗告,本無停止執行之效力(民訴§491I),但原法院或審判長,得停止原裁定之執行(民訴§491II)。
二、提出停止公證書執行之裁定:公證法§13III
三、提出停止本票執行之裁定:對於本票准許執行之裁定,除了可依強§18之規定停止執行外,非訟法§195II、195III另提供其他停止執行之途徑。
提出原裁定停止執行之裁定
民訴§491:「I抗告,除別有規定外,無停止執行之效力。  II原法院或審判長或抗告法院得在抗告事件裁定前,停止原裁定之執行或為其他必要處分。   III前項裁定,不得抗告。」
    例如:設在某訴訟中,法院裁定命第三人提出與案情相關之文書以為證據,第三人不從。因該裁定屬強§4第1項第2款所稱之執行名義,「債權人屬法院」,便可將此裁定職權移送到執行處執行。而就此提出命令的裁定,該第三人是可以抗告的,而原法院或審判長或抗告法院在就該抗告為裁定前,如果認為必要,可以先裁定停止原裁定之執行。法院一接到該停止裁定正本,就要停止執行。

民訴§347     法院認應證之事實重要且舉證人之聲請正當者,應以裁定命第三人提出文書或定由舉證人提出文書之期間。     法院為前項裁定前,應使該第三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民訴§349                第三人無正當理由不從提出文書之命者,法院得以裁定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鍰;於必要時,並得以裁定命為強制處分。     前項強制處分之執行,準用強制執行法關於物之交付請求權執行之規定。     第一項裁定,得為抗告;處罰鍰之裁定,抗告中應停止執行。
公證§13         當事人請求公證人就下列各款法律行為作成之公證書,載明應逕受強制執行者,得依該證書執行之:     一、以給付金錢或其他代替物或有價證券之一定數量為標的者。     二、以給付特定之動產為標的者。     三、租用或借用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定有期限並應於期限屆滿時交還者。     四、租用或借用土地,約定非供耕作或建築為目的,而於期限屆滿時應交還土地者。     前項公證書,除當事人外,對於公證書作成後,就該法律行為,為當事人之繼受人,及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之標的物者,亦有效力。     債務人、繼受人或占有人,主張第一項之公證書有不得強制執行之事由提起訴訟時,受訴法院得因必要情形,命停止執行,但聲請人陳明願供擔保者,法院應定相當之擔保額,命停止執行。
依本票裁定聲請執行時,其停止之事由
債務人得就該裁定提起抗告(非訟§41),並得聲請該抗告法院依強§18II裁定停止執行。
或債務人就上開裁定抗告時,依非訟§46準用民訴§591,聲請原法院或審判長,或抗告法院,停止執行。
或發票人得依非訟法§195I,提起確認之訴後,依非訟法§195II法院應職權停止執行(不必聲請裁定)或依III由債務人聲請法院裁定停止執行。
當然債務人如符合強§14之事由,亦可在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後,並依強§18II之規定,聲請受訴法院裁定停止執行。
票據法§123   執票人向本票發票人行使追索權時,得聲請法院裁定後強制執行。 非訟§41     因裁定而權利受侵害者,得為抗告。     駁回聲請之裁定,聲請人得為抗告。     因裁定而公益受侵害者,檢察官得為抗告。 非訟§46      抗告及再抗告,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抗告程序之規定             。
非訟§195     發票人主張本票係偽造、變造者,於前條裁定送達後二十日內,得對執票人向為裁定之法院提起確認之訴。     發票人證明已依前項規定提起訴訟時,執行法院應停止強制執行。但得依執票人聲請,許其提供相當擔保,繼續強制執行,亦得依發票人聲請,許其提供相當擔保,停止強制執行。     發票人主張本票債權不存在而提起確認之訴不合於第一項之規定者,法院依發票人聲請,得許其提供相當並確實之擔保,停止強制執行。
SC87年度台抗字第427號裁定「: 按強制執行法第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法院對於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提起抗告時得為停止強制執行之裁定,該所謂「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者,係指假扣押、假處分等保全程序裁定以外其他經法院許可其強制執行之非訟裁定而言,例如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八條第二項、仲裁法第三十五條第二、三項、國民住宅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三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之裁定等是。故債務人對於假扣押、假處分裁定提起抗告時,法院即不得任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八條第二項規定停止該假扣押或假處分裁定之保全執行。 Q:本裁定值得探討的是,對於假扣押、假處分裁定提起抗告時,雖無強§18II之適用,但有沒有民訴§491II之適用?
其他法定事由
1、廢棄執行名義之裁判確定:此時程序除停止外,並應撤銷未終結之程序。
2、執行障礙事由之發生:執行障礙事由請參前述。
3、為免為或撤銷執行而預供擔保或將請求標的物提存?
(1)提供反擔保免假執行?前已述及,多數說認為應停止執行。
(2)提供反擔保免假扣押或假處分?
直接撤銷執行程序就好了,無所謂停不停止。
債務人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之訴
    Q:於債權人係持拍賣抵押物之裁定聲請執行時,如債務人係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之訴時,是否亦得聲請法院停止執行?
背景說明:因為在強制執行法修法前,債務人僅能以執行名義成立後所生之債權消滅妨礙事由提起債務人異議之事(即現行法§14I)。但如果在執行名義成立前即已發生之妨礙或消滅事由,如債務人實際上已經清償抵押權所擔保的債務,而債權人仍然去聲請拍賣抵押物的裁定。此時因為裁准拍賣抵押物的非訟法院只要債權人備妥相關文件(債權證明文件,如借據,物權證明文件,如他項權利證明書,抵押權設定契約,債權未清償之證據等),依形式審查原則認為抵押權存在且債權未受清償,即應為准予拍賣之裁定。所以在法院未裁准拍賣前,就算該抵押權即使已因債權清償,已屬消滅之情形(從屬性),只要當事人沒有因此一同去地政機關塗銷抵押權的登記,非訟法院就只能依上開文件裁定准許拍賣抵押物;在非訟法院裁准後,債務人也不得以抵押權已消滅的實體事由提起抗告。
依上述,在強制執行法修法之前,如債務人欲主張執行名義成立前抵押權已不存在者,不能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以及抗告以資救濟。債務人只能主張有不得強制執行之事由而提起訴訟,請參見最高法院79年台抗字300號判例:可以提確認債權不存在之訴,並於勝訴後提起異議,由執行法院撤銷原執行。但如果在執行完畢後,此一訴訟才告終結,對於債務人來說,早已緩不濟急。是以在實務上有認為,債務人在起訴之時,可以一併提起假處分之聲請,以停止原處分之進行,也有認為乾脆認定債務人起訴後可以依強§18II停止執行。大法官乃於釋字182號解釋採取後者的途徑,如債務人在主張有不得強制執行之事由而提起訴訟之後,得以依強制執行法§18II之規定,聲請法院停止執行。
79年台抗字第300號判例 要    旨: 非訟事件之強制執行名義成立後,如經債務人提起確認該債權不存在之訴,而獲得勝訴判決確定時,應認原執行名義之執行力,已可確定其不存在。其尚在強制執行中,債務人可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規定,聲明異議。 依此見解意旨,乃甚為迂迴,債務人勝訴後還要再提起異議,由原執行法院撤銷執行。
釋字第182號 解 釋 文:強制執行程序開始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停止執行,乃在使債權人之債權早日實現,以保障人民之權利。最高法院六十三年度台抗字第五十九號判例,認債務人或第三人不得依假處分程序聲請停止執行,係防止執行程序遭受阻礙,抵押人對法院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主張有不得強制執行之事由而提起訴訟時,亦得依法聲請停止執行,從而上開判例即不能謂與憲法第十六條有所牴觸。
理 由 書:強制執行法第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強制執行程序開始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停止執行。」乃防止債務人或第三人任意聲請停止執行,致執行程序難於進行,債權人之債權不能早日實現。抵押權人聲請拍賣抵押物,經法院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而據以聲請強制執行,抵押人對該裁定提起抗告或依同法第十四條提起異議之訴時,法院得依同法第十八條第二項為停止強制執行之裁定,抵押人如以該裁定成立前實體上之事由主張該裁定不得為執行名義而提起訴訟時,其情形較裁定程序為重,依「舉輕明重」之法理,(續下頁)
(接上頁)參考公證法第十一條第三項及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二項規定,並兼顧抵押人之利益,則抵押人自得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八條第二項規定聲請為停止強制執行之裁定。假處分,乃債權人就金錢請求以外之請求欲保全強制執行,或當事人於有爭執之法律關係聲請定暫時狀態之程序,並非停止執行之法定事由,最高法院六十三年度台抗字第五十九號判例,認債務人或第三人不得依假處分程序聲請停止執行,係防止執行程序遭受阻礙,抵押人對法院許可拍賣押物之裁定,主張有不得強制執行之事由而提起訴訟時,既得依法聲請停止執行,從而上開判例即不能謂與憲法第十六條有所牴觸。
債務人得否聲請假處分,並據以聲請停止執行?
最高法院 65 年度第 9 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三)
    提  案:院長交議:甲以法院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為執行名義,對乙所有不動產聲請強制執行,乙否認甲對之有抵押關係存在,已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之訴,並因如不停止拍賣,日後無法回復,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聲請假處分,禁止甲行使其抵押權,應否准許?有下列甲、乙兩說:
    決議採乙說:執行名義成立後,除法律另有特別規定外,不得阻卻其執行力,債務人或第三人不得依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予以停止執行,業經本院最近著為判例(本院六十三年度台抗字第五九號判例參照)。乙於甲取得執行名義後,藉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停止執行,不應准許。
63年台抗字第59號判例要旨: 執行名義成立後,除法律另有特別規定外,不得阻卻其執行力,債務人或 第三人不得依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予以停止執行。

Q:乙銀行對甲取得拍賣抵押物之執行名義,丙銀行對甲取得100 萬元支付命令之執行名義。 (一)乙對甲所有為抵押標的之不動產聲請強制執行,甲否認乙對之有抵押關係存在,隨即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之訴。若甲同時聲請定暫時狀態之處分,禁止乙行使其抵押權,法院應如何裁定?假設法院為定暫時狀態之處分裁定後,執行法院應否停止執行?(10分)(97司法官)
限定繼承期間內,應停止執行。
發文字號:(81) 廳民二字第 13793 號
法律問題: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如繼承人全體拋棄繼承或無人承認繼承時,經選定遺產管理人,並經法院裁定公示催告,命被繼承人之債權人及受遺贈人於公告期間內報明債權及為願受遺贈與否之聲明,茲被繼承之債權人於公示催告期間未屆滿前,聲請法院對遺產管理人就遺產為強制執行,清償債權,執行法院應否准許?
(續下頁)

(接上頁)司法院民事廳研究意見:  按民法第一千一百八十一條規定,遺產管理人非於同法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條第一項第三款所定期間屆滿後,不得對於被繼承人之任何債權人或受遺贈人,償還債務或交付遺贈物,揆其法意,係為使繼承債權人公平受償,必須為遺產之清算程序,以公示催告使被繼承人之債權人及受遺贈人於一定期間內報明債權及為願受遺贈與否之聲明,如許於期間屆滿前為清償,則此項目的勢將無法達成,故此項規定,不僅於遺產管理人為清償時受其限制,即強制執行時亦同受限制。題示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如繼承人全體拋棄繼承或無人承認繼承,經選定遺產管理人,並經法院裁定公示催告,則除強制執行之債權人之債權具有優先受償權,其執行結果不影響其他債權人之公平受償者外,於該公示催告期間屆滿前,自不得聲請對遺產繼續強制執行,如已開始執行亦應暫時停止其執行程序。
發文字號:(75) 廳民二字第 1252 號 法律問題: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其繼承人即向法院呈報為限定之繼承,執行程序應否停止﹖ 司法院第一廳研究意見:按民法第一千一百五十八條規定,繼承人在於同法第一千一百五十七條所定公示,催告程序之公告期限內,不得對於被繼承人之任何債權人償還債務。揆其法意,係因繼承人為限定繼承後,遺財產與繼承人之固有財產分離而獨立,為使繼承債權人公平受償,必須為遺產之清算,以公示催告命被繼承人之債權人,於一定期限內報明債權。如許期限屆滿前為清償,務將無法達到公平受償之目的。故此項規定,不僅於繼承人為清償時,受其限制,即強制執行亦同受限制。本題債務人死亡後,其繼承人即向法院呈報限定繼承,除債權人之債權具有優先權,因其執行結果並不影響繼承人之公平受償,得予強制執行外(參照民法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條但書規定),執行強序應予停止。研討意見應以甲說為主。
Q:強制執行開始後,債務人死亡,其法定繼承人已依法限定繼承為由,聲請執行法院停止執行三個月,應否准許?試申論。(90薦任升等) Q:甲對乙有500萬元金錢債權,依確定之終局判決,聲請強制執行。經執行法院查封乙所有之建地一筆後,乙死亡,其繼承人為子女A、B;因上開建地不足清償債務,甲聲請續對A所有之汽車一輛及B於銀行存款100萬元為執行,經執行法院先後為查封及發扣押命令。惟隨後於法定期間內,A為限定繼承、B為繼承之拋棄。於此情形,試問: (一)執行法院就上開建地得否逕行定期拍賣? (二)A、B對上開其自有財產被執行,有無救濟方法?(93民間公證人)
Q:甲以確定支付命令,聲請查封債務人乙所有之房屋一棟,另一債權人丙以確定判決,亦聲請查封債務人乙之同一棟房屋,試說明下列情形,是否影響債權人丙之權利? (一)甲撤回執行。 (二)乙對甲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經受訴法院裁定停止執行。 (83律師) 法院裁定停止執行時,僅在有關之當事人間發生停止執行之效力。例如債務人就某債權人以已清償債權而提起異議之訴,假設將來債務人異議之訴有理,此時只是在該訴的當事人之間發生效力,也就是說,因為該債權人對債務人沒有權利存在,所以債務人得請求排除該債權人所聲請之執行,但是就此之外,不及於其他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也就是說不會因此就排除其他債權人聲請之執行,所以當然也沒有因債務人對某一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因而停止其他債權人聲請之執行的必要。
債務人就執行債權,僅負有限責任時,執行法院應如何處理?
通說認為:因債務人就執行債權,究係負何等責任,乃係實體問題,因執行法院應追求效率,不應就此審究。因此,如執行法為就有限責任以外的財產為執行時,非屬違法執行,不得就之異議,只能以之為不當執行,提起訴訟解決之。但是如果執行名義看得出來債務人應負有限責任時,此時已屬執行法院得以審究之部份(因執行法院應依執行名義所宣示之範圍為執行),如有違反而就債務人有限責任以外之財產執行時,就得以異議救濟之。
最高法院 75 年度第 4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二) 提  案:院長交議:被繼承人為債務人,執行法院對限定繼承人之固有財產為強制執行,限定繼承人應依何種程序請求救濟? 決議採乙說:為限定繼承之繼承人,就被繼承人之債務,惟負以遺產為限度之物的有限責任。故就被繼承人之債務為執行時,限定繼承人僅就遺產之執行居於債務人之地位,如債權人就限定繼承人之固有財產聲請強制執行,應認限定繼承人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之第三人,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撤銷強制執行程序。
Q:甲以A地設定抵押權予債權人乙,嗣甲死亡,乙以甲為債務人聲請法院為准許拍賣抵押物裁定,乙取得裁定後,向法院聲請以甲為債務人強制執行A地,法院應如何處理?若甲係於收受法院核發之准許拍賣抵押物之裁定後死亡,乙聲請以甲為債務人強制執行A地,法院應如何處理?(96司法事務官甄選) 第一小題,有下列兩說: (1)因甲在裁定前死亡,所以法院裁定後無法送達甲,無從生其效力(非訟§46、民訴§235、236)。 (2)甲死亡欠缺當事人能力,法院本應依非訟§46準用民訴§249之規定,駁回聲請,不得准許拍賣,如為之,則屬無效之裁定(有爭議)。 不論採哪說,乙取得不能發生效力之裁定,或無效之裁定,如持之向法院聲請執行,都等於無執行名義,執行法院自應駁回其聲請。 在裁定送達當事人後,當事人始死亡,如仍以之為債務人聲請執行,依實務見解,直接更正債務人為繼承人即可。
民國 88 年 4 月 00 日司法院司法業務研究會第三十七期 法律問題:法院為准許拍賣抵押物裁定並合法送達後,債務人死亡,債權人未查,仍以債務人名義聲請強制執行,可否准許債權人更正執行債務人為繼承人? 討論意見:甲說:強制執行程序之當事人,須有當事人能力。有關執行當事人能力,強制執行法並未規定,應準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即有訴訟當事人能力者,有執行當事人能力。對無當事人能力之債務人所為之執行行為,應屬無效,亦無從准其更正當事人,執行法院應駁回債權人之聲請。  乙說:債權人既執有合法成立之執行名義,且已繳納執行費,宜准其更正,方能省時經濟。 研討結論:拍賣抵押物裁定係對物之執行名義,不注重當事人特性,本題採乙說。 附帶決議:執行名義係確定判決時,亦採乙說。
強制執行之終結
強制執行之終結,有多種指涉,有時指個別執行處分之終結,有時指個別執行程序 (指對於特定執行標的之執行程序終結)之終結,有時指整個執行程序 (指法院依強制執行名義,所發動之所有以實現執行名義所載之權利為目的之程序)之終結。
此概念另涉及之問題:強制執行法對於執行程序救濟提起時點之限制。
    (1)強§12 I:「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對於執行法院強制執行之命令,或對於執行法官、書記官、執達員實施強制執行之方法,強制執行時應遵守之程序,或其他侵害利益之情事,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為聲請或聲明異議。但強制執行不因而停止。」

(2)強§14I及II     執行名義成立後,如有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以裁判為執行名義時,其為異議原因之事實發生在前訴訟言詞辯論終結後者,亦得主張之。     執行名義無確定判決同一之效力者,於執行名義成立前,如有債權不成立或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亦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提起異議之訴。 (3)強§15      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者,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債務人亦否認其權利時,並得以債務人為被告。
例:乙取得對甲的金錢債權勝訴判決,聲請法院就甲惟二財產A汽車及B房地執行。 假如甲認為乙對他的債權早已清償,甲想要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因為甲提起此訴係針對該執行名義所表彰之權利之存在與否有所爭執,而欲排除執行名義之執行力,所以在法院欲實現該執行名義之權利,而依該執行名義所發動之所有的執行程序完結前,在本例,即甲的財產A、B拍賣完畢且將賣得價金交給乙之前,甲都可以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去阻擋法院賣掉尚未賣掉的甲的財產,因為能救一個就少損失一個。 也就是說,在強§14條所指的程序終結前,指的就是執行名義表彰之權利全部實現前,就是所謂的「整個執行程序終結」。
個別執行程序之終結 在上例,假如丙主張,該A車,係借給甲用,非甲所有,欲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在此時,因為第三人異議之訴,係因第三人對某執行之標的得主張某種權利,該權利將因強制執行而受損,因而得以起訴排除法院強制執行。也因此,該條文所稱之「執行程序終結」自然指的就是該標的執行完畢之前,又稱之為「個別程序之終結」,例如,在上例在A車經拍賣並將賣得價金交給債權人之前(院字2667解釋(二)),即屬之。
各種強制執行個別程序之終結: (一)金錢債權之強制執行 1、對動產、不動產、航空器之執行:各該動產、不動產、航空器變價之價金分配予債權人時。 2、對其他財產權之執行:依換價命令之不同,有不同的時點。 (1)發收取命令:於債權人實際收取債權時。 (2)移轉命令:於移轉命令送達於第三債務人時。 (3)發支付命令:於法院分配價金予各債權人時。
(二)物之交付請求權之執行 1、動產之交付:將動產自債務人取去後,交付債權人時。 2、不動產之交付:於解除債務人對該不動產之占有,使歸於債權人占有時。 (三)行為不行為請求權之執行 1、可代替行為之執行:第三人依授權裁定代債務人完成該行為時。 2、不可代替行為之執行:債務人受拘提、管收或處怠金之命令後,實際履行該債務時。 (四)保全程序之執行 標的脫離假扣押、假處分之處置時。
例如:甲取得對乙的本票裁定,聲請執行乙的車子一部,丙主張該車為自已所有,欲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依強§15,丙提第三人異議之訴必須要在程序終結以前。則就金錢債權之執行而言,應在動產(本件即該車子)變賣之價金分配給債權人甲之前,丙提起該訴始為合法。 承上例,如甲聲請執行乙對丙銀行的存款債權,則應視法院發扣押命令後,發何等之換價命令而定。如法院係發支付轉給命令,因支付轉給命令係命令第三債務人即丙銀行,將該存款解交法院,由法院轉交給甲。在法院轉交給甲之前,如丁認為其為真正的存款債權人,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44年台上字第1328號判例 要    旨:假扣押之執行,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六條準用關於動產不動產執行之規定,故假扣押之執行亦係以查封為開始,而以假扣押之標的脫離假扣押之處置,如將假扣押標的交付執行或撤銷假扣押,其程序方為終結。原判以假扣押查封完畢,認為執行程序業已終結,不得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自難謂合。
75年台上字第2225號判例 要    旨: 假扣押之執行,以假扣押之標的脫離假扣押之處置,例如將假扣押標的交付執行或撤銷假扣押,其程序即為終結。在將假扣押標的交付執行之情形,尚未進行至執行名義所載債權之全部或一部,因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達其目的時,係屬本案之強制執行程序尚未終結,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如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僅得提起請求排除本案強制執行程序異議之訴,對於業已終結之假扣押執行程序,殊無許其再提起異議之訴請求排除之餘地。
依上開兩判例,其適用情形如下: 設甲取得假扣押裁定,該裁定准許就乙之財產於新臺幣若干元內為假扣押,甲持該裁定聲請執行乙所有之車子一部。嗣後丙對乙取得確定之勝訴判決,並持該勝訴判決聲請執行。 依強§33,本件應與甲之假扣押執行程序合併,將來賣得車子之價金,則應依強§133之規定,將甲應分配之金額提存之。 假設在丙聲請執行之前,丁主張該車係出借給甲,其始為車子之真正所有權人,丁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主張假扣押之執行程序應予排除,但在丙聲請執行後,則依44台上1328判例之見解, 因假扣押執行程序已終結,丁不得對之提起異議之訴,是以丁應變更訴之聲明,排除丙之本案執行程序。 又假設之後丙撤回其訴,該本案執行程序終結,故不能對之聲明排除,但此時原假扣押執行程序又行回復,則丁應更改其聲明,改為請求排除甲聲請之假扣押執行程序。
特定執行行為(程序)之終結
已終結之執行行為(處分),不能再撤銷。又執行行為組成執行程序,故已終結之執行程序亦不得撤銷。但特定執行行為(或程序)要進行到何種階段,得以論為終結,學說實務尚有爭論,例如依院字2776號解釋,「查封」、「拍賣」程序,均係以拍定人取得所有權時(交付動產或發給權利移轉證書)始稱終結,惟學說有認為查封於查封完畢時即已終結,拍賣於拍賣期日法院宣示拍定時即已告終結。
例如乙取得對甲的本票裁定,聲請甲的A車及B屋,如法院僅拍賣掉A車,並已將賣得其所有權移轉給丁,而B屋僅完成查封而已。此時甲因整個強制執行程序尚未終結,尚得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惟在勝訴後,因法院僅能將未終結之部份撤銷,所以對B屋之執行行為可以撤銷,但「查封」、「拍賣」A車的程序因為已經終結都不能撤銷,所以法院僅能將A車賣得之價金還給甲。
Q:試區別拍賣終結、拍賣程序終結與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以及上述概念在強制執行法上所生法律效果之差異。(94律師檢覈) 拍賣程序,包括拍賣期日前之鑑價、核定底價、對外公告、歷經數次拍賣期日,並包括拍賣期日中法院,開標、宣示流標或得標拍定等行為,甚至拍定後法院將拍賣物交付或發給拍定人權利移轉證書之行為,此一系列由個別的執行行為所構成之程序,即「拍賣程序」。而上開拍賣期日法院所為之行為(開標、宣示流標或得標),即拍賣行為,於法院宣示流標或得標時即告終結,此即拍賣終結之概念。
強制執行之救濟
強制執行如有瑕疵,應賦予當事人救濟之機會。而執行之瑕疵,分為兩種,一為違法執行即程序上有瑕疵,一為不當執行即實體上有瑕疵。針對此兩種瑕疵,制度上亦有兩種管道,一為聲請或聲明異議,即向原執行法院、或其上級抗告請求救濟之方法;另一則為異議之訴,乃向執行法院以外的法院,提起訴訟之途徑。
由於執行法院僅能依「形式審查原則」處理執行事務,又因為異議是要由原執行法院先來處理,所以聲明異議得主張的瑕疵事由,原則上就僅限於執行法院所能處理的形式事項或程序事項,也就是違法執行的情形,至於實體上瑕疵,因屬於實體事項,則只能由當事人借由異議之訴交由執行法院以外之實體法院來解決。
例如:債權人未提出執行名義,而法院仍開始執行行為。 此時法院之執行行為因違反強§4「無執行名義即無執行」之原則,違反強制執行法§4所定的要件,乃程序瑕疵之一種,依強§12,債務人得聲明異議。 例如:當事人之土地租賃契約,約定土地供承租人建築房屋之用,於請求公證時在公證書上約定逕予強制執行之約款。嗣租期屆至,承租人不返還土地,出租人持該公證書請求執行。 因為此一公證書違反公證法§13之規定,土地租賃契約如約定非以建築房屋為用,在公證書上載明逕予執行之約款,始得據以聲請執行,是以如違反該規定,法院仍開始執行行為,當然屬於違反強制執行法§4I6之規定,為程序上的瑕疵,可以聲明異議。
Q:債權人所執之公證書上載明,承租人如到不交還其所承租之農地予出租人時,應逕受強制執行。執行法院依此項公證書對債務人為強制執行時,債務人之救濟方法,應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或向執行法院為聲明異議?試說明其理由? (84律師)
例如:債權人聲請查封債務人之古董,執行法院以該古董現由債務人占有,而逕予認定為債務人所有之物,對之查封。 一般認為執行法院對於該古董誰屬之一事(實體事項),應依「形式審查原則」去認定。在本件,法院依此一占有之外觀認定,並無違法之處,第三人就此聲明異議,應予視執行法院有無依形式審查原則行事以決定之,非一概予以駁回。如第三人仍然爭執該物為其所有(即爭執有不當執行之瑕疵存在),則應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就實體法院就該物誰屬之實體事項審理解決之。 然而,從上例,可以得知,有時後不能完全的依「形式事項」或「實體事項」之區分,而劃分執行法院之權限或救濟之途徑。上開認定所有權之一事,的的確確實於實體事項,但卻仍是執行法院得以認定之事項,學說有認為,因此一事項係屬為遂行執行程序所必要認定之實體事項,所以執行法院得以認定,但是其前提係在沒有法院判決的情況下,且此一認定亦無實體確定力。
例如:甲持執行名義,並以乙係執行名義上的債務人之繼受人,提出相關除戶謄本、戶籍謄本為證,聲請執行。 就認定乙是否為債務人之繼受人一事,執行法院得依相關除戶謄本、戶籍謄本,依形式原則審查之。乙如就法院開始執行為異議,上級抗告法院只要審查原執行法院之認定有沒有違反形式原則即可,如在本件上級抗告法院認為沒有違反該原則之情形,就可以駁回異議。如乙就是否為債務人之繼受人,以其已於合法期間內向法院拋棄繼承,並提出相關拋棄繼承之證明文件(法院備查回函),聲明異議。此種文件法院自然得依形式原則審查,如認有理由即應撤銷相關執行行為。惟若乙就拋棄一事,無法提出相關形式證明,或提出相關證明後法院仍然認為未有拋棄繼承之情事,則應由乙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強§14-1),由實體法院去開庭認定乙到底有沒有因繼承而具備當事人適格。
Q:乙欠甲債務新臺幣100萬元,甲向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對乙之財產為查封。試問: (一)乙主張所欠債務已經清償,乙應如何救濟? (二)丙主張查封財產為其所有而非乙所有,丙應如何救濟?(94財稅法務) Q:債權人甲住臺北市,候人乙住臺中市,甲訴請乙清償借款,取得乙應給付甲新臺幣(下同)300萬元之確定判決,甲乃聲請法院就乙座落臺南市之土地與建物查封拍賣,嗣乙以甲積欠貨款500萬元,主張抵銷。第三人丙稱前開建物係丙出資興建。試問,乙、丙有何訴訟救濟方法?(92執達員)
聲請或聲明異議—強§12
(一)聲請人  
Q:代位聲請允許否?
(二)異議事由原則上針對程序瑕疵(違法執行)
1、執行法院強制執行之命令
2、對於執行方法
3、對於執行應遵守之程序
Q:如法院拍賣完畢後未依實體法規定通知優先購買權人,是否屬「違反執行應遵守之程序」?
4、其他侵害利益之情事
(三)提起時期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58 年度法律座談會 法律問題:執行債務人或第三人於具有執行異議(強執法第十二條)或異議之訴(強執法第十四條、第十條)之原因事實時,其債權人得否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以自己名義對執行債權人聲明異議,或提起異議之訴? 乙說:可以,因為(1)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可代位行使之「權利」,並未規定:「限於私法上之權利」故強制執行法規定之異議權或訴權,仍可代位行使。(2)強制執行法第十二、十四、十五條之異議,或異議之訴,雖規定得由「執行債務人」或「第三人」提起,但既非身份權,不能解為專屬於該「執行債務人」或該「第三人」之權限,自不妨為行使代位權之標的。 研討結果:採乙說。
49年台抗字第83號判例 要    旨: 強制執行法上之拍賣,應解釋為買賣之一種,即拍定人為買受人,而以拍賣機關代替債務人立於出賣人之地位。故出賣人於出賣時所應踐行之程序,例如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規定,應將買賣條件以書面通知有優先承買權之承租人,使其表示意願等等,固無妨由拍賣機關為之踐行,但此究非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所謂執行時應遵守之程序,縱令執行法院未經踐行或踐行不當,足以影響於承租人之權益,該承租人亦祇能以訴請救濟,要不能引用該條規定為聲請或聲明異議。 實務另有認為因此一通知因係屬「實體事項」,是以不能由執行法院處理。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64 年度法律座談會 法律問題:執行法院依法拍定之不動產,第三人依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或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之規定主張有優先購買權存在而向執行法院聲請優先購 買,拍定人則否認第三人有優先購買之權利,此際執行法院能否就兩造主張之事實從實體上加以調查而為准駁之裁定? 甲說:執行法院所管轄者皆為非訟事件,凡就實體上權利義務是否存在有所爭執者,概不屬執行法院職權範圍,即不得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向執行法院為聲請或聲明異議,而應循民事訴訟程序謀求救濟。(臺灣高等法院六十四年度抗字第二三三號民事裁定)。 研討結果:採甲說。
惟學說亦有認為,此一優先承買權固屬於實體事項,但執行法院有時可由形式上決定者,如依土地登記查明,認定何人為共有人具有優先承買權。如漏未公告或通知,有優先權人得以聲請或聲明異議。反之他人如係以共有為虛偽或有其他不可優先承買之事由,以爭執優先承買權之有無時,因非形式上可以判斷,始應以訴訟為之。
提起異議之時期
司法院院字第2776號解釋(節錄):同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究指強制執行程序進行至如何程序而言,應視聲請或聲明異議之內容,分別情形定之,例如以動產及不動產為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對於動產之強制執行程序已終結,而對於不動產之強制執行程序未終結時,如債務人主張查封拍賣之動產,為法律上禁止查封之物,聲明異議,則同條項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係指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終結而言,如債務人主張,依以強制執行之公證書不備執行名義之要件聲明異議,則同條項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係指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終結而言,但在後之情形,認聲明異議為有理由之裁定,僅得撤銷對於不動產之執行處分,至對於動產之強制執行程序,既經終結,其執行處分即屬無從撤銷。
執行程序終結後之救濟 如執行程序具有違法執行之瑕疵,如今為執行程序已終結時,該因違法執行而受有權利損害者,雖不能提起異議,但仍有下列救濟方法: 一、向拍定人主張所有權返還院字2776號(三)參照 二、損害賠償 (一)國家賠償對執行機關請求。 (二)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例如,債權人無執行名義而聲請執行,如合乎民§184規定,得對執行債權人請求。 三、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SC69台上1142判例。
69年台上字第1142號判例 要    旨: 債權人本於確定判決對於債務人為強制執行而受金錢之支付者,該確定判決如未經其後之確定判決予以廢棄,縱令判決內容不當,在債務人對於原執行名義之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予以變更前,亦非無法律之原因而受利益,自無不當得利可言。
院字第2776號:(三)無執行名義而為強制執行,將債務人之財產移轉於債權人或第三人時,實體上不生財產權移轉之效力,故在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後,債務人得對於該債權人或第三人以訴主張其財產權,但第三人別有取得財產權之法律上原因,例如依民法第八百零一條取得所有權時,債務人僅得分別情形,向債權人請求返還不當得利或請求賠償損害。至依執行名義所為之強制執行,以法律所定不得執行之財產為執行標的物者,在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債務人固得聲明異議,強制執行程序一經終結,即不得主張其強制執行為無效,惟其執行標的物依法律之規定不得讓與者,雖其讓與係依強制執行為之亦屬無效,例如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二十二條所舉債務人對於第三人之債權,即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第三款所稱禁止扣押之債權不得讓與於人,執行法院如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以命令將此項債權移轉於債權人時,其移轉自屬無效,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後,債務人對於債權人得主張移轉無效,提起確認該債權仍屬於己之訴。
實體瑕疵之救濟:債務人異議之訴—強§14、14-1
強§14
        執行名義成立後,如有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以裁判為執行名義時,其為異議原因之事實發生在前訴訟言詞辯論終結後者,亦得主張之。
        執行名義無確定判決同一之效力者,於執行名義成立前,如有債權不成立或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亦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提起異議之訴。
        依前二項規定起訴,如有多數得主張之異議原因事實,應一併主張之。其未一併主張者,不得再行提起異議之訴。
強§14-1
        債務人對於債權人依第四條之二規定聲請強制執行,如主張非執行名義效力所及者,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
        債權人依第四條之二規定聲請強制執行經執行法院裁定駁回者,得於裁定送達後十日之不變期間內,向執行法院對債務人提起許可執行之訴。
因執行法院僅能依形式原則審查,故執行法院只要依執行名義之內容實施執行行為,其執行行為即屬合法,只不過執行名義所表彰之請求權,有時未必與當事人之間的實際狀況相符,例如:甲取得金錢債權確定終局判決,判令乙應給付甲新臺幣100萬元,甲持此一判決聲請法院執行,在執行過程當中,乙主張其早已清償。 因乙主張清償,而債權經清償後,甲之請求權已經消滅,甲已沒有權利向乙請求。此種執行名義所表彰之請求權已經發生變動的情形,有必要賦與當事人救濟以維持實體權利的正確歸屬,惟執行法院只能依形式原則審查,對於此類實體事項不能過問,是以強制執行法便規定在§14,由債務人向法院起訴,由實體法院解決之。
債務人異議之訴的性質
通說係採形成之訴說,係以程序法上的形成權即異議權為訴訟標的,請求以判決使執行名義之執行力發生消之效果,執行力既經消滅,執行法院自應撤銷執行程序。而此一異議權係基於於執行名義所示實體法上請求權之不存在、消滅或排除之事實而來,當事人之間的實體權利關係係用以判斷異議權是否存在之攻防方法而已,並非訴訟標的。
依本說,本訴訟之訴訟標的為「異議權」,所以其判決之既判力並不及於該執行名義所示之請求權。因此,如果債務人依強§14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獲敗訴後,仍得以該請求權已不存在提起確認請求權不存在之訴,因為請求權並非異議之訴的訴訟標的。
適用範圍
有些執行名義,不能對之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例如:
(1)宣告假執行判決:如債務人欲主張權利已消滅之事由,應以上訴救濟:上訴法院如認為債務人之主張為有理由,即廢棄假執行之宣告或廢棄該判決即可。
(2)假扣押、假處分之裁定:應依民事訴訟法聲請債權人起訴,於本案訴訟當中爭執該請求權是否存在即可,不必提本訴。如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則屬欠缺訴之利益、欠缺權利保護之必要的情形,應予駁回。
裁判字號: 92年度台上字第2138號 …至假扣押之裁定,係債權人就金錢請求或得易為金錢請求之請求,認有日後不能強制執行或甚難執行之虞,欲保全強制執行,以釋明原因或供擔保為條件,聲請法院於本案繫屬前或繫屬後判決前,先就本案請求裁定准許「暫時」強制執行者。該債權人之權利是否存在,猶待其本案請求經法院實質審查後予以裁判始能確定。本案訴訟苟未繫屬,債務人即得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聲請命假扣押之法院命債權人於一定期間內起訴,以確定實體上權利義務之是否存在。故以假扣押裁定為執行名義所進行之強制執行程序,當然伴隨應由本案訴訟法院實質審查之裁判,以資確定其權利義務,債務人即非無抗辯之機會,且於該本案請求經法院實質審查予以裁判確定前,實無從為終局之執行,自無強制執行法第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
Q:甲以其友人乙所有之A地設定抵押權而向丙借款新臺幣(下同)500萬元,屆期未如數清償,丙先則對甲所有之B地向法院聲請假扣押並執行之,嗣後依法院准予拍賣抵押A地之裁定,聲請強制執行,試問: (一)在假扣押執行程序中,甲主張本件借款已就A地設定抵押權,足以擔保丙之債權,法院不對得對B地進行假扣押,而對丙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是否有理由? (二)在拍賣抵押物之強制執行程序進行中,甲主張其僅欠丙100萬元債務,並非400萬元,而對丙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是否有理由?(94行政執行官)
26年渝抗字第374號判例 要    旨: 設定有抵押權之債權,債權人苟未能釋明抵押物不足供其債權全部之清償或有其他特別情事,不得謂有日後不能強制執行或甚難執行之虞,該債權人聲請假扣押自應予以駁回。 31年聲字第151號判例 要    旨: 假扣押程序,係為債權人保全強制執行而設,若債權人之請求已有確定終局判決可為執行名義,即得逕行聲請強制執行,自無聲請假扣押之必要。
債務人異議之訴之事由
權利消滅事由,指執行名義所表彰之權利因法定原因而消滅,如清償、提存、抵銷、混同、免除、解除條件成就、拋棄等事由。
權利妨礙事由,指執行名義所表彰之權利並未消滅,但有一定原因致使權利人不能行使,如時效完成、債務人同時履行抗辯、債權人同意延期清償等事由。本種事由其提起之限制同權利消滅事由。
權利不成立之事由,例如抵押權係因通謀虛偽意思表示而成立、或如本票發票人係於無意識之狀況下簽發本票(民§75)等。
強§14         執行名義成立後,如有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以裁判為執行名義時,其為異議原因之事實發生在前訴訟言詞辯論終結後者,亦得主張之。     執行名義無確定判決同一之效力者,於執行名義成立前,如有債權不成立或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亦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提起異議之訴。     依前二項規定起訴,如有多數得主張之異議原因事實,應一併主張之。其未一併主張者,不得再行提起異議之訴。
異議事由之發生時期
(一)如債權人持確定終局判決或與其有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者:只能以執行名義成立後所發生的消滅或妨礙事由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強§14I)。又如該執行名義為確定終局判決時,時點則提前到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之後到該終局判決成立之間,所發生的上開事由,亦得以之為提起異議之訴的事由。
(二)如執行名義無與確定判決同一效力者,得以執行名義成立前所發生的權利不成立或消滅、妨礙事由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強§14II)
判決之進程
執行名義與判決有同一效力者,該執行名義具有既判力,即法院就該執行名義所表彰之法律關係存在與否(即訴訟標的)之判斷(包含與權利要件相關之事實),有拘束當事人及後訴法院之效力,當事人不得就該事項再行爭執(起訴),後訴法院亦不得再為相反的認定。此為既判力之作用—失權效(遮斷效)之概念。 該等執行名義所認定之事實,以執行名義成立之前所發生的事實為限,但如執行名義為確定終局判決,失權效之基準時點(即判斷事實存否之時點),則為該判決之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時,因為在那一個時點之前,當事人都可以提出供判斷權利存在與否之事實與證據給法院審酌,法院的判決即反映當時存在的一切事實狀況。如當時已存在之事實,當事人能提出而不提出(辯論主義),將來再就同一訴訟標的起訴時,如再提出該等事實,法院即不能為相反之認定(就是當作該等事實不存在)。如後訴係以前訴訴訟標的為「先決問題」(訴訟標的不同),則後訴法院在認定該先決問題時,也應以前訴判決為基礎,不重新審理,僅就其他各點審理,也就是以前訴既判事實為基礎,加上其他各點之審理結果,就後訴為判決。
在債務人提起異議之訴的情況,也是如此。例如,甲對乙取得金錢債權之終局確定判決後,持該判決請求執行,乙如果主張在該訴訟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所發生的清償事由,來提起異議之訴。此時,因為後訴係以前訴之訴訟標的之不存在為先決問題,乙所主張之清償事實,係前訴已認定之既判事實,所以乙如果提起異議之訴,後訴法院不能為相反認定,一定要以敗訴收場。但如乙所提出的乃前訴訟之言詞辯論終結後所發生的清償事由,因前訴所認定之既判事實,係以言辯終結前所發生的事實為限,因此,乙所提出的事實,自然為後訴法院所得審酌之事實,所以強§14I才會有如此之規定。 如果執行名義沒有具備確定終局判決之效力者,就沒有以上的問題了,所以依§14II規定,執行名義成立前上開事由,債務人亦得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
51年台上字第665號判例 要    旨: 所謂既判力不僅關於其言詞辯論終結前所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有之,即其當時得提出而未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亦有之。上訴人前對系爭土地提起確認得標無效及登記應予塗銷之訴,既受敗訴判決且告確定,則其就本件訴訟請求確認買賣關係不存在及登記應予塗消,雖所持理由與前容有不同,然此項理由,乃於前案得提出而未提出者,即仍應受前案既判力之拘束,不容更為起訴。
30年上字第8號判例 要    旨: 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於確定之終局判決中已經裁判者,就該法律關係即有既判力,當事人雖僅於新訴訟用作攻擊防禦方法,法院亦不得為反於確定判決意旨之裁判。 42年台上字第1306號判例 要    旨: 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於確定之終局判決中經裁判者,當事人之一造以該確定判決之結果為基礎,於新訴訟用作攻擊防禦方法時,他造應受其既判力之拘束,不得以該確定判決言詞辯論終結前,所提出或得提出而未提出之其他攻擊防禦方法為與該確定判決意旨相反之主張,此就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趣旨觀之甚明。
Q:甲本於確定終局之勝訴判決,請求對乙開始強制執行,在強制執行中,兩造曾請求准予在外和解。試析論下列問題: (一)如兩造成立和解,該和解是否具有阻止確定判決執行之效力? (二)如甲聲請繼續為強制執行,執行法院亦準予繼續執行,而乙認為既已成立和解,不應繼續執行時,其有何救濟途徑?(94律師) 47年台抗字第196號判例 要    旨: 債權人縱已與債務人於強制執行中為和解,亦非不得繼續為強制執行,如其和解為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債務人亦衹能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四條之規定提起異議之訴,要不得謂其和解有阻止確定判決執行之效力。
Q:如執行名義為確定判決,如債務人於執行名義成立前即有抵銷事由不行使,而主張於執行名義成立後始欲行使抵銷權而提起本訴? Q:如執行名義為確定判決,債務人得否主張在執行名義成立前即已有在之撤銷事由,而提起本訴? Q:承上,如債務人主張者為解除事由,得否?
29年上字第1123號判例 要    旨: 抵銷固使雙方債務溯及最初得為抵銷時消滅,惟雙方互負得為抵銷之債務,並非當然發生抵銷之效力,必一方對於他方為抵銷之意思表示而後雙方之債務乃歸消滅,此觀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一項規定自明。故給付之訴之被告對於原告有得為抵銷之債權,而在言詞辯論終結前未主張抵銷,迨其敗訴判決確定後表示抵銷之意思者,其消滅債權人請求之事由,不得謂非發生在該訴訟言詞辯論終結之後,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四條之規定,自得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九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二三七六號判決 「…按系爭大陸地區判決經我國法院依兩岸關係條例第七十四條規定 裁定許可強制執行,固使該判決成為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第 六款規定之執行名義而有執行力,然並無與我國確定判決同一效力之既判力。債務人如認於執行名義成立前,有債權不成立或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者,在強制執行事件程序終結前 ,即得依同法第十四條第二項規定,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
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時期
應於「整個執行程序終結」前,即指法院依強制執行名義,所發動之所有以實現執行名義所載之權利為目的之程序完結以前。整個執行程序之終結的概念,前已述及(第50頁)。
院字2776解釋(一):…同法第十四條所定債務人異議之訴以排除執行名義之執行力為目的,故同條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係指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終結而言,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進行至執行名義所載債權全部達其目的時,始為終結,故執行名義所載債權,未因強制執行全部達其目的以前,對於某一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雖已終結,債務人仍得提起異議之訴,但此項異議之訴有理由之判決,僅就執行名義所載債權未因強制執行達其目的之部分排除其執行力,不能據以撤銷強制執行程序業經終結部分之執行處分。…」
其他救濟途徑
   學說以為:提起異議之訴時,若整個執行程序已終結,因已違反提起異議之訴的要件,法院應依強§30-1準用民訴§249第1項第6款之規定裁定駁回。如債務人起訴後執行程序尚未終結,於審理一半時,執行法院已執行終結時,應為訴之變更,得改為請求返還不當得利或損害賠償。債務人如於執行程序終結後,仍得提起請求返還不當得利或損害賠償之訴。甚至在債務人因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獲無理由駁回後,仍得依以上開請求權起訴(因標的不同,且前訴—異議之訴非後訴—返還之訴的先決問題,沒有既判力的問題)。
例如,債權人持確定終局判決為執行名義,聲請法院執行。假如債務人以該判決成立前即已存在之事由,不於執行終結前提起異議之訴,而後雖提起侵權行為損賠或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之後訴,該後訴係以執行名義所表彰之請求權之存在或不存在為先決問題,依前揭30年上字第8號判例42年台上字第1306號判例可知,後訴如主張之事由為前訴之既判事項,即前訴最後事實審言辯終結以前之事項,將受既判力所及,還是有遭受敗訴之虞。此時只有在債務人係持執行名義之既判力基準時點以後所發生之事由,以損害賠償或不當得利之請求起訴始有實益。
Q:甲本於確定終局之勝訴判決,請求對乙開始強制執行,在強制執行中兩造曾請求准予在外和解。試析論下列問題: (一)如兩造成立和解,該和解是否有阻止確定判決執行之效力? (二)如甲聲請繼續為強制執行,執行法院亦准予繼續執行,而乙認為既已成立和解,不應繼續執行時,其有何救濟途徑?(94律) 就阻止執行之效力問題,前揭判例已有表示(47年台抗字第196號判例),前已述及。 如乙認為成立和解,不應續行,得為以下救濟(1)依強§14I,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同時(2)依強§18II聲請停止執行;(3)如執行已終結,學說認為債務人另得依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或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起訴。不過實務有認為,在執行名義未廢棄前,不能認為成立不當得利請求權。(前揭69年台上字第1142號判例)
執行當事人適格爭議之處理
強§14-1
       債務人對於債權人依第四條之二規定聲請強制執行,如主張非執行名義效力所及者,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
       債權人依第四條之二規定聲請強制執行經執行法院裁定駁回者,得於裁定送達後十日之不變期間內,向執行法院對債務人提起許可執行之訴。

Q:如執行法院認執行債務人適格,但該債務人否認者,除依前開法條第1項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外,得否以聲明異議方式救濟?如執行法院認執行債權人非適格之債權人,或債權人聲請對之執行之人非適格債務人者,裁定不予執行而駁回時,債權人得否對此一不予執行之裁定抗告? 有學說認為皆可,即聲明異議、抗告與債務人異議之訴並行。 有學說認為,除有當事人同一性之爭執,得以聲明異議或抗告救濟外,其他一律應依債務人異議之訴或許可執行之訴為之,因此時多涉及實體法律關係。
Q:甲執乙簽發之本票聲請法院准為本票強制執行裁定後,將本票債權讓與丙,丙即執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乙強制執行。乙以丙非該本票執行裁定之債權人及該本票債權自始不存在為由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執行法院應為如何之處置,請附理由說明之。(95民公考試) Q:甲對乙取的100萬元之確定勝訴判決,不料乙死亡,甲以丙為乙之繼承,聲請對丙強制執行,丙主張伊非乙之繼承人,提出戶籍謄本為證,執行法院遂駁回甲強制執行之聲請。甲主張丙係乙之非婚生子女,且自幼受乙扶養,依民法§1065規定視為認領,自為乙之繼承人。甲如欲繼續對丙請求執行,有多少途徑可資採取?(90民公考試)
第三人異議之訴
強§15
       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者,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債務人亦否認其權利時,並得以債務人為被告。
(一)第三人異議之訴,可對於任何執行案件提起之(不像債務人異議之訴)。
(二)所謂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究為何指?
(三)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究為何指?

執行法院本來就只能依執行名義,對執行名義上所載之債務人的財產為執行標的,不得對第三人為執行。只是執行法院為求迅速實現債權人權利,只能依形式審查原則來進行程序,對於債務人之財產的認定,也只能依形式外觀來作認定,只是如僅依外觀來認定,有時會發生外觀與實質不相同的情形,例如第三人出借於債務人之動產,於債務人占有下依上開認定原則,即可能會被認定為債務人所有,此時,就必須賦與第三人救濟的管道,此為第三人異議之訴制度的來源。 *但如法院認定財產誰屬未依形式原則來認定,則可以對此聲明異議。
Q:執行法院依債權人甲之指示,查封債務人乙家中之古董花瓶一只,翌日第三人丙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主張被查封之花瓶為伊所有,債務人乙係向丙借去觀賞而已,執行法院應如何處理?(93執達員) 法院已依形式外觀原則認定該花瓶之所有權,沒有違法執行之處,不必自廢武功,所以對於丙之聲明異議,應予駁回。 如丙再續予爭執該物之所有權誰屬,由於執行法院已盡形式調查之能事,只能請丙去提第三人異議之訴,以求救濟。
事由:第三人就執行標的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
指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就具有一定之權利,在法律上並無忍受標的物受強制執行侵害之義務而言,包含所有權及其他足以阻止物之交付或讓與之權利。
應就第三人所主張的權利種類去判斷。
(一)所有權:如第三人對執行標的物有所有權時,得排除強制執行,惟應注意: 1、共有物 (1)執行之標的為共有人的應有部份 債務人因就其應有部份依民§819I之規定,可以自由處分,故執行該應有部份應無侵犯其他共有人之共有權,不得提此訴。 (2)執行之標的係共有物(全部) 共有物之處分,應由共有人全體同意(民§819II),所以其他共有人得本於其共有權,提起本訴。 Q:如此時債務人已合乎土地法§34-1的情形?通說認為不可。 (3)執行之標的係共有物上的特定部份 因共有人之共有權係散在分佈在共有物之上的每一點,共有人係基於比例關係享有所有權,而非對於該共有物上的特定部份上享有所有權。是以如執行標的係共有物上的特定部份,因該特定部份上,他共有人仍得主張其共有權(民§819II),自得提起本訴。
民§819 I      各共有人,得自由處分其應有部分。 II   共有物之處分、變更、及設定負擔,應得共有人全體之同意。 土地法§34-1(節錄)  I   共有土地或建築改良物,其處分、變更及設定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或典權,應以共有人過半數及其應有部分合計過半數之同意行之。但其應有部分合計逾三分之二者,其人數不予計算。 III    第一項共有人,對於他共有人應得之對價或補償,負連帶清償責任。於為權利變更登記時,並應提出他共有人已為受領或為其提存之證明。其因而取得不動產物權者,應代他共有人申請登記。 VI    共有人出賣其應有部分時,他共有人得以同一價格共同或單獨優先承購。 V     前四項規定,於公同共有準用之。
40年台上字第1479號判例 要    旨: 共有人固得自由讓與其應有部分,惟讓與應有部分時,受讓人仍按其應有部分與他共有人繼續共有關係,若將共有特定之一部分讓與他人,使受讓人就該一部分取得單獨所有權,則非民法第八百十九條第一項所謂應有部分之處分,而為同條第二項所謂共有物之處分,其讓與非得共有人全體之同意,不生效力。
2、原始取得建物所有權之原始起造人: 自已出資建造之建築物,於建造完成時即取得所有權,不適用民§758規定,故原始起造人得據所有權提起本訴。 41年台上字第1039號判例 要    旨: 自己建築之房屋,與依法律行為而取得者有別,縱使不經登記,亦不在民法第七百五十八條所謂非經登記不生效力之列。 Q:甲就坐落某處未經保存登記之房屋,對乙取得拆屋還地之執行名義,聲請執行處對乙發執行命令對之為強制執行,丙出而主張該房屋係伊出資原始建築,應屬伊所有。問丙應依何種程序請救濟?(74司)
違章建築 違章建築指未依建築法規取得建造執照而興建之房屋,因此房屋建妥後不能取得使用執行,也因此,就不能辦理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在法律上言,原始起造人因建造而取得建物所有權(參前揭判例)。惟因違章建築不能登記,所以如果原始起造人建造完成後,欲出賣該建築於他人,他人無法取得所有權(民§758),僅取得「事實上處分權」,原所有權仍屬於原始起造人,但由於此建物仍得「出賣」,故實務均認為得為執行之標的,經法院拍賣後,由法院發給權利移轉證書時,拍定人即取得所有權(§759),但仍不得持該證書向地政機關登記,拍定人此後亦只能移轉該屋之「事實上處分權」予他人。
Q:甲於自已的土地上,自已出資建造一未辦保存登記之違章建築,而該物,依前揭判例,甲已取得該建物之所有權。 (1)假設今有一乙,乙取得對丙之金錢債權執行名義,並誤以該屋為丙之所有,而聲請法院查封該屋,甲得否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2)承上,假設甲已先將該屋出賣予丁,並將該屋之使用權利移轉給丁,丁得否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3)假設丁之債權人戊,取得對丁之金錢債權執行名義,並據以聲請查封該屋。甲得否以自已仍為「所有人」之理由,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4)承上,假設甲之債權人庚,取得對甲之金錢債權執行名義,並據以聲請查封該屋,丁得否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48年台上字第209號判例 要    旨: 違章建築之房屋,原非債務人所有,而被執行法院誤予查封者,買受人因不能登記,自得代位原所有人提起異議之訴,若該房屋為債務人所有,買受人雖買受在先,亦無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 依本判例認為買受人得代位原所有人提起異議之訴之意旨,前提似乎認為原所有人得以主張所有權而提異議之訴?
50年台上字第1236號判例 要    旨: 違章建築物雖為地政機關所不許登記,尚非不得以之為交易之標的,原建築人出賣該建築物時,依一般規則,既仍負有交付其物於買受人之義務,則其事後以有不能登記之弱點可乘,又隨時主張所有權為其原始取得,訴請確認,勢無以確保交易之安全,故本院最近見解,認此種情形,即屬所謂無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應予駁回。是其確認所有權存在之訴,既應駁回,則基於所有權而請求撤銷查封,自亦無由准許。
學說見解認為,如果最後受讓人之前手之債權人,或原始起造人債權人,聲請對違章建築物執行時,則最後受讓人不得主張異議之訴。 因為,最後受讓人並無取得所有權,所以本來只能依代位的法理,代位其前手而提起異議之訴(前揭48/209例),但如果前手無任何權利時,則最後受讓人即無法代位主張權利。前例中第(4)題中,因此時原始起造人之債權人聲請執行,原始起造人對之本即無何權利,既然如此,則受讓人丁也就不能代位甲而提起異議之訴,結論是丁不能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Q:違章建築A、B二屋為甲所蓋,嗣甲將A屋售予乙,並已交付與乙占有使用;B房屋因甲積欠丙債務,由丙取得執行名義聲請法院查封拍賣,由丁拍定,並由法院發給權利移轉證書予丁,執行程序而告終結。斿甲之債權人戊又以甲積欠其債務,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執行,由法院查封A、B二間房屋,乙、丁乃以A、B房屋分別為彼等所有為由,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其訴是否有理由?試說明之。(92民公考試)
用益物權人—典權人、地上權人、地役權人等
    視執行是否侵害用益權人之權利而言,如有,則可以提起本訴。
    (1)未侵害之情形,如51年台上字第345號判例:
    要    旨: 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所謂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除所有權外,固兼括典權在內,惟此指典權本身因強制執行受有妨礙之情形而言。倘出典人之債權人,僅就典物為禁止出典人讓與其所有權之假扣押,或僅請就典物之所有權執行拍賣時,則依民法第九百十八條規定之精神,典權人自不得提起異議之訴。
    (2)有侵害的情形:例如法院對執行標的物決定以強制管理之方式執行,因為典權即占有標的物而使用收益之權(民§911),所以此時典權人得以提起本訴。
擔保物權人
1、抵押權人不可以。看強§34II及§98III更可以得知。
2、動產質權及留置權可以,因為此二種權利係以對標的物之占有為權利之成立及存續要件(民§884、885、928),標的物一經執行,當然會發生質權人或留置權人喪失占有的情形。
3、權利質權:視執行行為是否對質權人之權利發生侵害而定,
(1)僅對該債權發扣押命令不可。
(2)對該債權發支付轉給、收取命令可以。
(3)對該債權發移轉命令不可,因為此一命令一發給第三債務人,即生債權移轉之效力,執行程序即已終結,故此時已不能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
天然孳息收取權人
(1)未與土地分離之天然孳息,因屬於土地之成分,故不能單獨成為不動產物權之標的物。但將來與土地分離後即成為動產,故執行法院得於將成熟之際予以查封,於收獲後將之拍賣(民§66II、強§53第1項第5款參照)。
(2)如土地所有權人之債權人聲請將土地查封時,該土地之天然孳息收取權人,得否提起本訴?
最高法院決議認為可以。
Q:甲將其所有耕地出租乙耕作,嗣甲之債權人丙聲請執行處查封拍賣該地及乙所種將成熟之水稻,乙乃主張水稻為其所有,提起異議之訴,有無理由?(74司)
最高法院 74 年度第 3 次民事庭會議決定 決    議: 未與土地分離之土地出產物,實務上認為得為強制執行之標的物(參看司法院字第一九八八號解釋(二)及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二四),對於此項土地出產物有收取權,得因收取而原始取得該出產物所有權之第三人,應認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所稱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之第三人。
(74) 廳民一字第 014 號 法律問題:甲將其耕地連同地上物(水稻)出賣與乙,並交付乙耕作,惟尚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嗣甲之債權人丙聲請查封該筆耕地及水稻(即將成熟),乙乃主張該耕地所種之水稻(尚未收割)為其所有,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有無理由 ? 司法院第一廳研究意見:未與土地分離之水稻依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二項規定,為土地之構成部分,甲出賣乙之耕地雖已交付,如尚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乙尚未取得所有權,則該水稻於收割前仍為土地之一部分,屬於土地所有人甲所有,乙僅有收割之權,故乙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為無理由。研討意見採乙說,核無不合。
第三人異議之訴提起時期
   強§15所稱強制執行程序終結:指執行標的物個別執行程序終結前,因此訴之目的在排除對特定物之執行,如已終結,即失去排除之對象,無起訴之實益。不過,縱然可以提起此訴,且訴有理由,仍要注意已終結之執行行為(程序)不得撤銷。
如起訴時執行尚未終結,訴訟進行中始終結,此時應為訴之變更,改為損賠或不當得利或返還所有物之訴,否則應駁回。
司法院院字2776號解釋:(一)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所定第三人異議之訴,以排除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為目的,故同條所謂強制執行程序終結,係指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終結而言,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如已終結,則雖因該執行標的物之賣得價金不足抵償執行名義所載債權之全部,致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尚未終結,第三人亦不得提起異議之訴,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進行至執行名義所載債權之全部或一部,因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達其目的時,始為終結,故執行標的物經拍賣終結而未將其賣得價金交付債權人時,對於該執行標的物之強制執行程序,不得謂已終結,第三人仍得提起異議之訴,但已終結之拍賣程序不能依此項異議之訴有理由之判決予以撤銷。故該第三人僅得請求交付賣得價金,不得請求撤銷拍賣程序。(續下頁)
(接上頁)(六)債務人以查封違背強制執行程序之規定聲明異議,經法院認為有理由以裁定撤銷查封時,如依該裁定之意旨原查封物非不得再予查封者,雖已進入拍賣程序,執行法院亦應再予查封,另行拍賣,但拍賣物已經拍定為移轉所有權於買受人之行為時,拍賣程序即為終結,撤銷查封之裁定自屬無從執行。 (七)債務人以查封違背強制執行程序之規定,聲明異議為有理由者,雖已進入拍賣程序,執行法院或抗告法院,亦得以裁定撤銷查封以後之程序,但拍賣物已經拍定為移轉所有權於買受人之行為時,拍賣程序即為終結,不得更以裁定撤銷查封拍賣等程序,即使予以撤銷其裁定亦屬無從執行
Q:甲向乙借款新台幣300萬元,甲並將其所有A土地及其上房屋(下稱A房地)設定抵押權登記予乙,以為借款之擔保。屆期甲未為清償,乙即向法院聲請對A房地為準予拍賣之裁定,並經法院准許。乙乃以之為執行名義,聲請執行法院對A房地為強制執行。試問: (一)若執行法院將丙所有B土地及其上房屋,誤為A房地,並予以查封、拍賣,嗣由丁拍定,丁已取得權利移轉證書,並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始為丙發現。則可否主張該次拍賣無效,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執行法院撤銷該拍賣程序? (二)若查封標的物無誤,但拍賣結果不足清償全部債務,乙可否就不足清償部份之債權,聲請執行法院發給債權憑證?(95司)
Q甲住台北市,乙住台中市,甲於民國92年2月1日將其父丙所贈與登記為甲所有座落台南市土地一筆,設定最限額新台幣(下同)1000萬元抵押權與乙。嗣甲於90年3月1日簽發面額500萬元,到期日為90年6月1日之本票一張,向乙借款。該本票到期,甲無法付款清償,乙一再催討無著,乃於93年7月1日聲請法院裁定許可拍賣抵押物,嗣以該許可拍賣抵押物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茲在執行程序中,甲主張乙之本票債權已罹於時效而消滅。丙則主張因甲自93年2月1日起,不再給付扶養費未盡孝道,丙已撤銷前開土地贈與,惟為甲所否認。試附理由解答下列問題。 (一)甲、丙各有何救濟方法?執行法院應如何處理? (二)如乙於93年7月1日改持前開本票訴請甲清償借款,而以所取得勝訴確定判決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甲之救濟方法有何不同?(93司法官)
Q:債權人甲以債權額700萬元之確定判決,聲請查封債務人乙之A(未保存登記)、B兩房屋後,另依債權人丙亦以債權額800萬元之確定判決,聲請執行債務人乙之同一財產,經執行法院併前案執行。拍賣前,乙提出渠對甲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受訴法院所為停止執行之裁定,惟執行法院仍繼續拍賣。其中A屋由丁以600萬元先行拍定,價金已分配完畢,B屋其後由戊以1000萬元拍定,已繳納價金。此際,如債務人發覺丙之債權已罹於時效而消滅,且認為執行法院違反停止執行之裁定,應撤銷拍賣,第三人庚發覺拍賣之A屋為渠所有,應如何請求救濟,其請求有無理由?(81律)
簡述答案如下: 1、就停止執行裁定而言,異議可否? (1)本件異議,依其異議之內容,提起時點應為整個程序終結前,本件因尚有一標的物未執行終結,故乙之異議合法。 (2)異議有無理由:無理由,因停止執行裁定僅有相對停止之效力。 2、就債務人異議之訴而言: (1)程序合法:債務人異議之訴為整個執行名義之強制執行程序之終結,依上述,本件之整個執行程序尚未終結。 (2)本件如債權確係罹於時效,應認本訴有理由,惟法院此時僅得以撤銷尚未終結之執行程序(行為): A、本件A屋之個別執行程序已終結(當然,該屋之拍賣程序亦因拍定人取得所有權已屬終結),不得撤銷。 B、本件B屋之拍賣程序拍定人尚未取得所有權,得以撤銷。 3、就第三人異議之訴而言: 提此訴不合法,因為該A屋之個別執行程序已終結。
執行程序終結後之救濟
   執行標的物個別執行程序終結後,雖不能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但其仍有其他的途徑可以救濟。應視拍定人是否善意取得而定:
(一)拍定人善意取得時,第三人之救濟途徑:
1、侵權行為
2、不當得利
(二)拍定人未善意取得時:
1、第三人得依民§767向拍定人主張所有權。
2、拍定人之救濟
(1)侵權行為
(2)權利瑕疵擔保請求權
(3)不當得利
拍定人善意取得執行標的物,第三人之實體救濟途徑: (1)侵權行為:若債權人與債務人,於執行第三人之標的物有故意或過失者,第三人得依侵權行為賠償請求權請求損賠(民§184) (2)不當得利 實務:在錯誤拍賣情形下,執行法院將錯誤拍賣得到之價金交付債權人時,債權人及債務人間之債務即發生清償之效力。此時,第三人喪失財產所有權受有損害、債務人受有對債權人之債務清償之利益,且此損害與利益之間之間有因果關係,而錯誤拍賣並不構成法律上原因,故債務人應對第三人負不當得利之返還義務。但債權人受有價金給付之利益,係來自於債務人清償之結果,與第三人受有損害間並無因果關係,不成立不當得利。
學說見解:應對債權人主張之,但若第三人追認使執行程序生清償之效力者,應轉向對債務人主張。錯誤拍賣他人之物所得之價金,縱交付予債權人,仍不生清償債權債務人間債務之效力。蓋錯誤拍賣所得之價金仍應歸屬第三人,債權人並無自債務人責任財產以外之財產獲得滿足之權利,故債權人受有取得價金之利益,與第三人喪失所有權之損害間有直接因果關係,且欠缺法律上原因,故第三人應對債權人主張不當得利。此種錯誤拍賣法院將標的物交付拍定人,屬於無權處分之情形,故真正所有權人得依民§118追認此一無權處分,而使受領價金生債務人對債權人清償之效果。此時債務人即受有債務清償之利益,第三人自應轉向對債務人主張不當得利。
49年台上字第2323號判例 要    旨: 侵權行為所發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以有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為其成立要件,若其行為並無故意或過失,即無賠償之可言,第三人所有之財產,如有足以信其屬債務人所有之正當理由,則請求查封之債權人,尚不得謂之有過失。
拍定人未能善意取得時: (一)第三人得向拍定人主張所有權(民§767)。 (二)拍定人所能主張者: 1、侵權行為:如債權人或債務人對該執行程序有故意過失侵害拍定人之權利者,可對之主張。 學說上認為,此時拍定人根本沒有所謂的「權利受侵害」的問題,拍定人充其量即因向法院繳清價款,而受有經濟上損失,因此認為頂多可以成立民§184I後段的情形。 有沒有成立「詐欺」的可能?如有,同時亦可能成立侵權。
2、權利瑕疵擔保:因拍賣被定性為私法上的買賣,出買人為債務人,買受人為拍定人。即如此,拍定人(買受人)得向債務人主張權利瑕疵擔保(民§353)。 3、不當得利: (1)對債務人:實務原本認為拍定人得向債務人主張不當得利53台上2661判例。然學說認為:因拍定人與債務人之間有買賣契約,具有法律上之原因,自無所謂的不當得利可言。 (2)對債權人:傳統見解認為錯誤拍賣下,債權人取得拍賣價金即使其對債務人之債權生清償消滅之結果,而拍定人價金給付之損害,與債權人債權受清償之利益間,並無直接因果關係,故不成立不當得利。學說認為,錯誤拍賣他人之物所得之價金,縱交付予債權人,仍不生清償執行債權人與執行債務人間債務之效力。錯誤拍賣所得價金仍應歸屬第三人,債權人並無自債務人責任財產以外財產獲得滿足之權利,故債權人受有取得價金之利益,與第三人喪失所有權之受損害間有直接因果,且無法律上原因,故第三人應對債權人主張不當得利。
最高法院60年台上字第277號判決: 要        旨:債權人指封債務人以外第三人之不動產,致使得標人於給付價金並取得權利後,復為真正權利人訴求塗銷其所有權登記,應視債權人之指封,係基於誤認?抑係基於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得標人之權利?而斷定該債權人應否對得標人負損害賠償責任。
53年台上字第2661號判例 要    旨: 執行法院拍賣查封之不動產,以其價金分配於各債權人者,縱該不動產嗣後經確定判決,認為不屬於債務人所有,不能移轉與買受人,而買受人因此所受價金之損害,亦衹能向直接受其利益之債務人請求償還,各債權人所受清償之利益,係另一原因事實,除有惡意外,不能認與買受人所受之 損害有直接因果關係,自不負返還其利益之責任。 備   註:本則判例於民國 90 年 1月9日經最高法院 90 年度第1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並於 90 年 2月9日由最高法院依據最高法院判例選編及變更實施要點第 9點規定以(90)台資字第 00080 號公告之。
Q:甲對乙有新台幣300萬元之金錢債權,於第一審判決其勝訴後,依宣告假執行之裁判聲請對乙強制執行。執行法院依甲之聲請,將A、B兩棟房屋予以查封,A屋為乙所有,B屋則為丙所出資建造而未為保存登記,經分別拍賣後,B屋由丁以50萬元拍定,丁於期限內繳足價金。丙事後發覺時,丁已領得權利移轉證書,執行法院並已將50萬元價金交付甲,惟A屋尚未拍定。於此情形,丙有無救濟之方法?(89司法官(一))

 

 

*** 強制執行法各論—金錢債權之執行
動產部份
金錢債權之執行,最終目的要滿足債權人之金錢債權,所以其方法即是將債務人之責任財產,轉換成金錢,以清償債權人之債權。 通常其執行方法有三個階段: (一)查封階段:先禁止債務人處分其責任財產,以避免債務人處分其財產後,將來沒有東西執行。 (二)換價階段:將禁止處分之財產透過拍賣、變賣等換價程序,將其轉換為金錢。 (三)滿足階段:將換價所得之金錢,交付與債權人,若有多數債權人存在時,因債權平等原則,所以要將該金錢平均的分配債權人(除非該債權人是優先債權人)。
動產之範圍:民§67 (一)未與不動產分離之出產物 (二)不動產之從物 (三)建築中之建築物:視其是否已達不動產之程度,如否,則應依動產之執行程序為之。 (四)有價證券? 1、依其他財產權執行方式 2、依動產執行方式 3、折衷說:視有價證券得否任意轉讓而定。
最高法院 63 年度第 6 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一) 提  案:院長交議: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能否謂為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稱土地之定著物?買受此種房屋之人,是否須辦理移轉登記,始能取得所有權? 決  議: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謂定著物,係指非土地之構成部分,繼續附著於土地,而達一定經濟上目的,不易移動其所在之物而言。凡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其已足避風雨,可達經濟上使用之目的者,即屬土地之定著物,買受此種房屋之人,乃係基於法律行為,自須辦理移轉登記,始能取得所有權。如買受人係基於變更建築執照起造人名義之方法,而完成保存登記時,在未有正當權利人表示異議,訴經塗銷登記前,買受人登記為該房屋之所有權人,應受法律之保護,但僅變更起造人名義,而未辦理保存或移轉登記時,當不能因此項行政上之權宜措施,而變更原起造人建築之事實,遽認該買受人為原始所有權人。

建物取得所有權之流程:

1. 申請建造執照(建照由起造人申請,但取得執照後,仍得申請變更。)
2. 申請使用執照(起造人會同申請)
3. 辦理第一次登記(應提出使用執照等文件申請)
4. 公告
5. 異議 (公告期間內,正當權利人得異議)
6. 公告期滿發權狀
7. 起訴爭執 (登記完成後,如要爭執者,只能以起訴方式解決)

 

查封階段
(一)執行法院為確保將來得將債務人之責任財產換價,以清償債權人之債權,先剝奪限制債務人就執行標的物的處分權,由國家取得處分權。
(二)查封之標的,須為債務人之責任財產,但須非禁止查封之物。Ex.強§52、§53I
(三)保管方法,原則上由法院保管,但通常視情況而定,§59,但因為怕被善意取得,所以有公示之方法:強§47。
(四)查封物之使用收益:強§59V、§51I。
Q:查封物之天然孳息(民§69I)、法定孳息(民§69II),如何執行?
天然孳息,依強§51I,為查封之效力所及,不必另為查封。法定孳息,性質上屬於債務人之其他財產,非查封之效力所及,應依強§115以下,另外發扣押命令執行。
強§52     查封時,應酌留債務人及其共同生活之親屬二個月間生活所必需之食物、燃料及金錢。     前項期間,執行法官審核債務人家庭狀況,得伸縮之。但不得短於一個月或超過三個月。 強§53     左列之物不得查封:     一、債務人及其共同生活之親屬所必需之衣服、寢具及其他物品。     二、債務人及其共同生活之親屬職業上或教育上所必需之器具、物品。     三、債務人所受或繼承之勳章及其他表彰榮譽之物品。     四、遺像、牌位、墓碑及其他祭祀、禮拜所用之物。     五、未與土地分離之天然孳息不能於一個月內收穫者。     六、尚未發表之發明或著作。     七、附於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而為防止災害或確保安全,依法令規定應設備之機械或器具、避難器具及其他物品。     前項規定斟酌債權人及債務人狀況,有顯失公平情形,仍以查封為適當者,執行法院得依聲請查封其全部或一部。其經債務人同意者,亦同。
強§51I     查封之效力及於查封物之天然孳息。 強§59     查封之動產,應移置於該管法院所指定之貯藏所或委託妥適之保管人保管之。認為適當時,亦得以債權人為保管人。     查封物除貴重物品及有價證券外,經債權人同意或認為適當時,得使債務人保管之。     查封物交保管人時,應告知刑法所定損壞、除去或污穢查封標示或為違背其效力之行為之處罰。     查封物交保管人時,應命保管人出具收據。     查封物以債務人為保管人時,得許其於無損查封物之價值範圍內,使用之。
查封範圍之限制
*超額查封之禁止:查封動產,以其價格足清償強制執行之債權額及債務人應負擔之費用者為限(強§50)
*如違反超額查封禁止,其效力:
1、得聲明異議,撤銷超過部份之查封。
2、有認為本條乃訓示規定,違反不生何等效力。因為債務人可能有多數債權人,將來有參與分配之可能,債權額本即屬不確定,無法確認有無超額之問題。
3、多數及實務採折衷說,除極端超額外,超額查封尚非違法,尤其是在債務人僅有單一財產可供執行,或多數財產具有不可分之狀態時,超額執行無妨。且縱查封時超額,只要拍賣時不要超額拍賣,就算是合法執行。
無益查封之禁止 查封之動產,如預估其拍賣所得之價金,於清償強制執行費用及優先債權後,無賸餘之可能者,執行法院不得查封該動產。(強§50-1) (1)因查封之目的在於將來實現債權人債權,若查封物之賣得價金無從實現執行債權人債權時,強要查封將無助於債權之實現,不當侵害債務人之利益。 (2)又,就標的物上所存之優先權,立法例上有所謂的塗銷主義,即為使執行標的物容易賣出,將來拍定人買得執行標的物時,其上負擔予以塗銷。但我國係採所謂的塗銷主義的變體—賸餘主義,亦即為保護優先權人之權利,只在預估拍賣標的物,就價金清償優先權人仍有剩餘時,始允許執行該標的物。否則,優先權人將因債權人之執行而喪失期限利益,且亦有可能因為標的物之跌價,無法賣得適當之價金以清償優先債權,致使其權利有損。 上開兩點即為本法採無益查封禁止原則之原由。 (3)例外:如優先權人係執行債權人、併案債權人時,則不適用本原則。又,債權人得依強§50-1III聲明,此時亦不適用本原則。
例如:甲以其車設定動產抵押於乙,以擔保乙對甲之債權新臺幣150萬元,甲之債權人丙,取得對甲之本票裁定,聲請對該車執行。假設經鑑定後,本車因年久失修,僅剩新臺幣80萬元之價值。 此時,因為將來法院拍賣本車,其價值應不會超過80萬元,或縱使有亦不太多。而此一拍賣所得之價金,將來不足以清償優先債權人即乙之債權150萬元,更遑論執行費用,因此對丙來說,此一執行根本毫無實益可言,再對乙來說,亦侵害其權利,故依強§50-1,不應允許之。
強§50-1     應查封動產之賣得價金,清償強制執行費用後,無賸餘之可能者,執行法院不得查封。     查封物賣得價金,於清償優先債權及強制執行費用後,無賸餘之可能者,執行法院應撤銷查封,將查封物返還債務人。     前二項情形,應先詢問債權人之意見,如債權人聲明於查封物賣得價金不超過優先債權及強制執行費用時,願負擔其費用者,不適用之。 如果優先債權人即是執行債權人(或併案債權人)時,就沒有「無益查封禁止原則」之適用,因為本原則本即在保護優先權人,如優先權人自已聲請執行,表示願意放棄利益,大家自然也就不必著急了!但如果優先債權人係依強§34-1聲明參與分配時,是否構成無益查封之例外?以下為實務之看法,雖然是針對不動產之見解,但是應可以適用到動產,因為兩者對於此原則之規定相似。
強§34     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時,應提出該執行名義之證明文件。     依法對於執行標的物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不問其債權已否屆清償期,應提出其權利證明文件,聲明參與分配。     執行法院知有前項債權人者,應通知之。知有債權人而不知其住居所或知有前項債權而不知孰為債權人者,應依其他適當方法通知或公告之。經通知或公告仍不聲明參與分配者,執行法院僅就已知之債權及其金額列入分配。其應徵收之執行費,於執行所得金額扣繳之。     第二項之債權人不聲明參與分配,其債權金額又非執行法院所知者,該債權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優先受償權,因拍賣而消滅,其已列入分配而未受清償部分,亦同。     執行法院於有第一項或第二項之情形時,應通知各債權人及債務人。
發文字號: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93 年法律座談會民事執行類提案 第 15 號 法律問題:債權人甲聲請執行債務人乙所有之不動產,經法院委託鑑定機關鑑定價值為新台幣(下同)三百萬元。惟該不動產已設定第一順位最高限額三百五十萬元之抵押權予丙,丙雖未提出執行名義但已就抵押債權三百四十萬元聲明參與分配,問本件是否有拍賣無實益之問題? 乙說:(肯定說)。無益執行禁止原則乃為保護優先順位債權人,不因後順位之擔保物權人或普通債權人因聲請強制執行無實益而使前順位優先債權人受損害之意。換言之,如順位在先之抵押權或其他優先受償權人聲請拍賣時,即無拍賣無實益之問題。惟強制執行法第八十條之一第三項所謂之「聲請拍賣」,與依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聲明參與分配者,其內涵尚有不同。蓋前者係提出執行名義,積極地請求法院將該不動產實施換價。(續下頁)
(接上頁)而後者係基於貫徹賸餘主義及塗銷主義之精神兼顧普通債權人之執行權益。質言之,係以法律規定「強制」優先債權人參與分配,以達到塗銷主義之要求。況依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十六項第(一)款規定「若債權人已依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提出執行名義並參與分配,則於他債權人撤回強制執行之聲請時,得聲請繼續執行」之反面意旨觀之,若債權人僅參與分配但未提出執行名義,即不得聲請繼續聲請執行。準此,普通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經執行法院認定拍賣無實益者,未提出執行名義之參與分配債權人即不得聲請繼續執行。從而,倘不動產第一順位抵押債權人未提出執行名義而聲明參與分配,非屬強制執行法第八十條之一第三項所示情形,故仍有拍賣無實益之問題。               審查意見:採乙說。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八十八年法律座談會民執類第六號提案: 法律問題:普通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之債務人不動產,第一順位抵押權人並依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於拍賣期日前具狀檢附借據、扺押權設定契約書、他項權利證利證明書等證明文件,聲明參與分配,請求優先受償,嗣因拍賣無人應買,經執行法院酌減之拍賣最低價額,不足清償優先債權及強制執行之費用,執行法院是曾仍依強制執行法第八十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將其事由通知債權人? 乙說:仍應依強制執行法第八十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將其事由通知債權人,如債權人逾期未依該項規定聲請者,執行法院應撤銷查封,將不動產返還債務人。 理由:按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依法對於執行標的物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不問其債權是否屆清償期,「應」提出其權利證明文件,聲明參與分配。(續下頁)
(接上頁)此為八十五年十月九日新修正之強制執行法所增訂,前說據之司法院民事廳函覆法律意見,已因法律修正而有不同基礎。又本件第一順位抵押權人具狀聲明參與分配,既係依照新修正之法律規定,不得不為,亦即凡設定有抵押權之不動產,於普通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時,依法殆無不聲明參與分配之情形,倘依甲說,則新修正強制執行法第八十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將無適用之餘地,而形同具文。本件拍賣對於普通債權人既無實益,如再減價拍賣,勢將損及抵押權人之權益,至於抵押權人聲明行使抵押權參與分配,係因法律規定不得不然,不能解為其有繼續減價拍賣至拍定為止,縱然減價後賣得價金不足清償其債權,亦可接受之意思。故本件拍賣程序應即停止,至於扺押權人如願繼續減價拍賣,應另行提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 審查意見:採乙說。 研討結果:照審查意見通過。
查封之效力 *以查封實施完畢時發生,但查封標的物所有權仍屬債務人,僅其處分權受限制。包括法律上處分(移轉、設定負擔行為或其他有礙執行效果之行為)及事實上之處分(例如毀壞標的物)均受限制。 Q:此處法律上處分,除了處分行為外,是否尚包括負擔行為?實務認為,以是否會發生「有礙執行效果」為定,而出租、出借行為,足以違背查封效力,故應包括之。 Q:如標的物係在查封前即已出租,於查封後債務人得否為租期更新?或有無民§451默示更新之適用?租期更新等同於訂立新租約,不可。默示更新,依實務見解,亦屬有礙查封之情形。
73年度台上字第394號判決:「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對該不動產之管理或使用收益權,即受限制。除依強制執行法第七十八條之規定,經執行法院之允許,得於必要範圍內管理或使用外,債務人不得將之出租他人,否則,不惟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執行法院得強制排除之(見強制執行法第五十一條第二、三項及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二十八項),抑且須負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妨害公務之刑責。」 71年度台上字第3636號:「實施查封後債務人就查封物所為移轉,設定負擔或其他有礙執行效果之行為,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強制執行法第五十一條第二項定有明文,所謂「其他有礙執行效果之行為」,係指處分行為以外,其他足以影響查封效力之行為,例如將查封物出租、出借等是,所謂債權人,應兼指聲請執行之債權人及拍定人而言,上訴人就系爭房屋之租賃契約訂立於查封之後,執行法院不知情而未予排除,被上訴人之拍定系爭房屋,係按無租賃條件支付價金,上訴人竟執不定期且可轉租之租賃契約主張權利,當然影響被上訴人對拍賣價額之估計,對於執行效果,大有妨礙,依據前開說明,系爭房屋之租賃契約,對於被上訴人既不生效力,上訴人殊無依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規主張其租賃契約對系爭房屋之承受人或買受人繼續存在之餘地。」
最高法院 67 年度第 9 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二) 提  案:院長交議:甲將所有之房屋出租於乙,後因負債,出租之房屋經法院查封,於拍賣期間適租期屆滿,乙仍繼續使用收益,甲未即為反對之意思表示,嗣該房屋由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丙遂以租賃關係業經租期屆滿而消滅,認乙為無權占有,訴請返還房屋,有下列二說: 決  議:甲之房屋出租與乙,後因負債,經法院查封,甲對該房屋即喪失處分或設定負擔之權,其對該房屋之繼續出租與否,更漠不關心,嗣於拍賣期間租期屆滿,乙仍繼續使用該房屋,甲雖未即為反對之意思表示,亦難認為有默示同意繼續出租之意思,乙自不能主張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所定默示更新不定期繼續租約之效果,迨該房屋由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丙遂以租賃關係業因租期屆滿而消滅,認乙為無權占有,訴請返還房屋,自非法所不許。(同甲說)
違反查封之「行為」效力 強§51     查封之效力及於查封物之天然孳息。     實施查封後,債務人就查封物所為移轉、設定負擔或其他有礙執行效果之行為,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     實施查封後,第三人未經執行法院允許,占有查封物或為其他有礙執行效果之行為者,執行法院得依職權或依聲請排除之。 Q:此之無效係相對無效?抑或絕對無效? 條文說「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即採所謂的相對無效說。且多數說認為第三人不得主張善意受讓,以維護強制執行之效力。 Q:誰可以主張無效? (1)執行債權人,但何等之債權人可以主張? (2)拍定人?實務可以主張(見前揭最高法院 67 年度第 9 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二))
Q:得主張查封後行為無效之債權人範圍 1、個別相對無效說 僅聲請執行之債權人,及債務人為處分行為之前參與分配之債權人得以主張該處分行為無效。 2、程序相對無效說 所有的債權人,包含債務人為處分行為後參與分配之債權人,均得主張之,通說及實務均認為我國制度係採程序相對無效說,因若採個別相對無效說,等於讓處分前之債權人獲得優先受償的地位,有違債權平等原則。 51年台上字第156號判例 要    旨: 債務人在查封後就查封物所為之處分,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所謂債權人非僅指聲請執行查封之債權人而言,即參與分配之債權人,亦包括在內。
例如:甲債權人聲請就乙債務人之A物執行,在法院為查封後,乙將該物所有權移轉或設定抵押權於丙,之後丁始聲明參與分配。 如採個別相對無效說,在乙移轉A物所有權之情形,丁將不能聲明參與分配,因為對丁來說,乙丙的移轉行為是有效的,該物已非乙之所有了。在乙設定抵押權的情形,將來A物拍賣掉了,丙應優先於丁受償,因為對丁來說,此一設定抵押權之行為係有效的。但如採程序相對無效說,則乙處分及設定抵押權之行為對丁來說均屬無效,丁可以聲明參與分配,且丙對丁並不能優先受償。
Q:試說明查封之意義及效力。(96司法事務官甄選) Q:Y以其對A之金錢債權確定判決為執行名義,查封A之名車,後經Y之同意,仍交由A保留。A卻於查封期間將該車售予X,X並約定無償借予A使用,以改定占有之方式完成交付。其間Y曾撤銷查封,但次日又再查封。問:X得否就該車主張所有權,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90司法官)
如共有物經法院查封後,其共有人訴請法院裁判分割,法院之裁判分割之效力為何?如係共有人自行協議分割又如何? 72年台上字第2642號判例 要    旨: 債務人就查封物所為移轉、設定負擔或其他有礙執行效果之行為,依強制執行法第五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僅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而已,並非絕對無效;裁判分割,既係法院基於公平原則,決定適當之方法分割共有物,自不發生有礙執行效果之問題,債權人即不得對之主張不生效力;且債務人 之應有部分,經實施查封以後,因裁判分割,其權利即集中於分割後之特定物,此為債務人原有權利在型態上之變更,當為查封效力之所及,於假處分亦無影響。 本判例具有一定重要性,它闡釋了幾個重點:一違反強§51II之效力為相對無效;二假處分之效力並不能阻礙法院之裁判分割行為;三、查封後法院仍得裁判分割查封物。
最高法院 69 年度第 14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提  案:院長交議:共有物之應有部分經查封後,共有人得否請求分割共有物,有左列諸說: 決     議:共有物之應有部分經實施查封後,共有人(包含執行債務人及非執行債務人)仍得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規定之方法,請求分割共有物。惟協議分割之結果有礙執行效果者,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至於裁判分割,係法院基於公平原則,決定適當之方法而分割共有物,自不發生有礙執行效果之問題,債權人即不得對之主張不生效力。(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69年度台上字第3373號判決 要    旨: 共有物之應部分經實施查封後,共有人(包括執行債務人及非執行債務人)仍得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規定之方法,請求分共有物。惟協議分割之結果有礙執行效果者,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至於裁判分割,係法院基於公平原則,決定適當之方法而分割共有物,自不發生有礙執行效果之問題,債權人即不得對之主張不生效力,此為本院最近之見解。 要具體的判斷協議分割結果有無妨礙執行效果。
換價階段 方式有兩種:拍賣或變賣 原則上動產之換價方式為拍賣,即於拍賣期日,使多數應買人以口頭公開競爭出價,並以出價最高之人為拍定人,此法公開、公正,並可獲得較客觀之拍賣價金。 例外:變賣,即不經公開競價之方式,由執行人員以相當之價格逕自賣出,僅於法律有特別規定時,始得為之(強§60I)。 但有價證券另有換價方法:§59-1、60-1、68-1
強§60     查封物應公開拍賣之。但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執行法院得不經拍賣程序,將查封物變賣之:     一、債權人及債務人聲請或對於查封物之價格為協議者。     二、有易於腐壞之性質者。     三、有減少價值之虞者。     四、為金銀物品或有市價之物品者。     五、保管困難或需費過鉅者。     第七十一條之規定,於前項變賣準用之。
強§59-1     查封之有價證券,須於其所定之期限內為權利之行使或保全行為者,執行法院應於期限之始期屆至時,代債務人為該行為。 強§60-1     查封之有價證券,執行法院認為適當時,得不經拍賣程序,準用第一百十五條至第一百十七條之規定處理之。 強§68-1     執行法院於有價證券拍賣後,得代債務人為背書或變更名義與買受人之必要行為,並載明其意旨。
拍賣之性質 私法說:即認為屬民法上的買賣。 通說認為,強制執行程序之拍賣,係以執行債務人為出賣人,執行法院係立於債務人之代理人身分而為其進行拍賣,拍定人則為買受人。債務人與買受人之間的法律關係,依民法買賣(§345)及拍賣(§391)之規定。 *解釋字號: 院解字第3037號 解 釋 文: 法院依債權人之聲請拍賣債務人之土地時,其土地之移轉雖非出於債務人之意思,仍應認債務人為出賣人,其土地增值稅自應向債務人徵收。
49年台抗字第83號判例 要    旨: 強制執行法上之拍賣,應解釋為買賣之一種,即拍定人為買受人,而以拍賣機關代替債務人立於出賣人之地位。故出賣人於出賣時所應踐行之程序,例如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規定,應將買賣條件以書面通知有優先承買權之承租人,使其表示意願等等,固無妨由拍賣機關為之踐行,但此究非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所謂執行時應遵守之程序,縱令執行法院未經踐行或踐行不當,足以影響於承租人之權益,該承租人亦祇能以訴請救濟,要不能引用該條規定為聲請或聲明異議。 64年台上字第2200號判例 要    旨: 強制執行程序中之拍賣,為買賣方法之一種,關於出賣人所為允為出賣之意思表示(拍定),應由執行法院為之,如執行法院於拍賣時就應買之出價未為拍定之表示,雙方之意思表示自未合致,即不能認以拍賣為原因之買賣關係業已成立。
動產拍賣之進行:
拍賣期日之實施
1、酌定保證金:§70I,目的在防止拍定人拍定後拒不繳納餘款。應買人如未繳保證金,其應買無效。 2、再拍賣為原拍賣程序之再開與再行拍賣不同,且再拍賣時,原未繳價金之拍定人不得再應買強§68-2。 3、動產之拍賣,不以預定底價為必要(強§70I)。 4、應買人之資格: (1)債權人可 (2)執行債務人不可,強§70VI。 (3)執行法官、司法事務官、書記官、執達員不可,民§392 (4)執行法院之其他職員可
解釋字號: 院字第2568號 解 釋 文: 民法第三百九十二條之規定,於強制執行法上之拍賣亦適用之,強制執行法第六十一條、第八十三條之執行推事、書記官及執達員為民法第三百九十二條所稱之拍賣人,如自行應買或使他人為其應買,則主張拍賣無效有法律上利益者,自得以訴主張無效。至執行法院之院長及其他職員,均非民法第三百九十二條之拍賣人,縱令司法行政區督長官曾有禁止應買之命令,其應買亦僅發生應否懲戒之問題,仍不得謂拍賣為無效。 80年台抗字第143號判例 要    旨: 不動產之拍賣,債務人得否參與應買,與拍賣之性質有關。查依強制執行法所為之拍賣,通說係解釋為買賣之一種,即債務人為出賣人,拍定人為買受人,而以拍賣機關代替債務人立於出賣人之地位(最高法院四十七年台上字第一五二號及四十九年台抗字第八三號判例參照),故債務人若於其不動產被拍賣時再參加投標,則同時兼具出賣人與買受人之地位,與買賣須有出賣人與買受人兩個主體,因雙方意思表示一致而成立買賣契約之性質有違,自應解為債務人不得參與應買。